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九月, 2003的文章

考試與選票

(原載於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520totoro/)

什麼時候,一直覺得是公平的考試,出現了不公平。

國家考試,政府選拔人才最常用的方法,有了意識形態。試題某些題目,用了方言出題,歷地類考題有關本土的比例太高,更有作文題目,請考生論述護照加註台灣的利弊。都不免讓人懷疑,是不是執政當局已經做好準備,強力的突顯國家認同的矛盾。

從國家考試的題目以閩南方言出題可以知道,在某些執政者的心中,台灣本土化的主流價值是以福佬文化為主,這也是台灣其它族群不能接受的論點。閩南人的人口 比例佔台灣地區的多數,但也不能因此來打壓其它少數族群的文化。在戒嚴時期,國民政府強力的打壓本土文化,這是當時的在野勢力痛恨不已的事,曾幾何時,政 黨輪替,打著所謂本土政權的旗號,卻也靜悄悄的開始對其它文化打壓,包括所謂的外省人。從提出14 種語言並列官方用語,教改推行的母語教學,到現在國家考題上的爭議,都顯示執政當局,並沒有好好思考所謂的種群問題,倒像是小孩子,昨天被人欺負,今天欺 負回去的遊戲而已。

阿扁政府上台後,推行了許多所謂的族群融合政策,包括成立客家委員會、成立客家電台、允許原住民有條件的畫分自治區,連今年的國慶烟火都選在桃園放,其實 在明眼人看來,這些不過是爭取選票的手段。為什麼對客家族群用力如此?看看2000年總統大選,阿扁在客藉人士較多的桃竹苗地區,得票較連、宋都少,阿扁 當選後,自然會對這些地區特別的賣力。這次的閩南語考題事件,連民進黨的「國母」,現任客委會主委葉菊蘭都跳出來表達意見,如果這次事情沒有處理好,恐怕 阿扁多年來的「經營」會打了折扣。

阿扁政府對待少數族群,最經典的一次,就是今年的花蓮縣長補選。法務部長用高分貝的話說,原住民殺豬視同賄選。可是過沒多久,阿扁總統在新竹的義民節慶典 上也要殺豬。同樣是敬奉神明,卻因為身份不同而有不同的認知,而且總統的大豬公還引來了人道與否的爭議。從阿扁政府在花蓮選舉期間,不管是限制原住民殺 豬、部落交通入口派警站崗攔檢、甚至要發給頭目每人5000塊,再再的看出,在阿扁的心裡,不會真心去照顧少數族群的,在他們的眼裡,只有選票而已,沒有 別的。

國家考試的主管機關—考試院,對這次考題事件的反應低調處理,還說考試院的立場,是不會干涉命題委員的命題方向的。這是標準的推卸責任,身為一個主管機 關,如此失職,還…

一方有難,十方聲援

(原載於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520totoro/)


轉眼間,921大地震,已經發生4年了。

提到921,馬上就想起那天,那個突然天搖地動的晚上。一下子沒有燈光,只聽到窗外,警笛聲大作,消防車、警車、還有直升機,來來去去,充斥週遭。首都、 暗夜,混亂、不安,泉湧上心。打開收音機,聽到的,還是一陣的混亂。只知道,台灣的中部,發生了一件自己想都沒想過,想到了也不願意碰到,但是卻已經發生 了的,必須去面對的,世紀大災難。

家裡的電話不通。捱到天明,立刻驅車回家。電力供應失常,使得交通秩序大亂,那災區呢?回到家,沒水沒電,幸好家人一切平安。生活大致不受影響,開始擔心 身在災區的同學朋友。9/25,進入災區,想盡辦法找到高中同學們,也藉著本身的所學,對震後的災區拍照紀錄、調查。回頭想想,其實有許多的震後效應,一 直存在,或是經過了一段時間,才慢慢的浮現,不管是社會、經濟。還有環境,人文、自然的,都有。

從事空間設計的工作,間接或直接的參與震後的重建計畫。許多的新概念、新方法,藉由一幢幢美侖美奐的建築呈現出來。以校園重建工程來說,行政程序、設計構 想、施工法等的變革,帶動對教育本質的探討,和建築與自然融合的新思維。由學校重建的點想到,如果地震,是自然對人類的反撲,那上天還是仁慈的,沒讓快樂 的學習場所,變成慘絕人懁的煉獄。

4 年後,那個時間,因緣際會,來到自己體驗事件的空間起點。報紙電視,出現了政治人物們的口水,不想看、不忍看。一方有難,十方聲援,回想震後大家團結一 致,共赴國難的氣勢,什麼時候,那些搞政治的,能好好為民謀福,不要再搞意識型態,不要知法弄法,不要撕裂分化。身在公門好修行啊!

台灣人心理建設薄弱,國難當頭才想到團結。請節制口水,不要想發國難財,在任何時候,尤其是那些掌權的。

大陸妹何辜

(原載於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520totoro/)


話說這個兩岸統獨問題,在台灣人的眼中,早是個「習慣」,談久了就煩。說實在的,很難搞懂。可是,統獨問題的影響層面,隨著大選接近,日益擴大,最近竟然扯到色情行業上。

台灣人蛇集團為了逃避追緝,將大陸女子推入海中。這種視人命如草芥的事,理當受社會公論,國法制裁。但是,政治人物卻將關切的焦點,放在兩岸政治上。一會 說「大陸人民用腳投票」,一會又來個「北京官方刻意縱容」。好像台灣人把大陸人丟下海,不管是哪種「海」,就可以放下道德、法律,先談政治,成為台灣政客 們炮轟中共,醜化在野黨的工具。

經濟學討論的重要課題,就是「供」和「需」。不敢說大陸女子來台都是從事色情行業,但看看社會新聞中,查獲的色情從業人員裡面,總有大陸女子。據非正式的 統計資料,把台灣「本土」的,加上大陸、東南亞、甚至俄羅斯等的外藉女子,來台從事色情行業所「貢獻」的「產值」,一年有兩三百億新台幣來看,真是不敢想 像,台灣男人的夜晚都不曉得幹什麼去了。色情活動的猖獗,不是一個所謂的現代化國家該有的現象。用金錢和色情所建構的病態社會,自稱民主自由開放,一個國 家元首以此引為兩岸人心向背,真是令人不可思議。

這次的事件還突顯了「外藉人士」在台灣的現實問題。去年台灣結婚的有1/4是外藉新娘,其中有1/2是大陸藉的。這麼多的「外藉人士」生活在台灣,或在台 灣產生下一代,10年、20年以後,台灣社會結構一定產生很大的改變。什麼是台灣人?怎樣才是真正的台灣人?這些恐怕都將重新被定義,難道到時候還能用 「台灣人優先」或是「大福佬主義」來「區分你我」嗎?政客們還能用族群議題來炒作嗎?如果現在不能正視外藉人士在社會中的影響,種族加上階級問題,社會的 動盪有可能無法避免。

一個國家元首最重要的事,是讓國人團結一致,同心向前,給國家一個明確的進步方向。可是綠色執政以來,看到的盡是「黨同伐異」、「只問立場,不問是非」, 拚命的撕裂族群,製造衝突,到處搞政治正確,到處搞選票,整個社會向下沉淪。這樣搞下去,說不定以後找女人也得有「政治正確」,找台灣女人才表示「我愛台 灣」,找大陸妹就是「資匪」、「通匪」。小心點了,以此提醒喜歡留連歡場的尋芳客們。㊣

泰安新站記

(原載於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520totoro/)

癸未年桂月,和朋友一道,買傳說中很好吃的雞排,順路到一處文化園區走走。

車子在園區走了一圈,我提議到附近台鐵的車站。這座車站是台鐵客運路線中,唯一「離地」的車站,取代因鐵路雙軌化及截彎取直而廢棄的舊站。由地面層進入,走樓梯可到離地面14公尺的月台。站在月台居高臨下,可以將附近景色一覽無遺。

站在月台上,山、水、田、宅,碧綠青翠的田園景觀,盡收眼底。時值夕陽西落,天空滿佈陰雲,強風呼嘯四周,回望眼下,景物色彩雖然不再躍然,但也分文不動,平靜依舊。

有一段時間,正午時分,我就站在這個地方。那時候的自己,正是這個文化園區的設計者之一,也是工程的監造人。當我站在這裡,這個離地14公尺,正好可以將 面積近2平方公里的工區收進眼底。領著五十多個工人。看著自己的設計,一磚一瓦一草一木的建構起來,對於一個入行兩年的初生之犢來說,除了順利完工,別無 所求。

涼風拂面,令人舒爽,卻也容易忘了,風大就有可能帶來雲,遮敝陽光。一些原本可以避免但沒有處理好,或是想都沒想到的問題,紛至杏來。品質與回扣、個人的 職業道德和公司間的利益、甚至關係到胳臂朝哪兒彎的決擇,這些足以要命的問題,讓我夜夜失眠。就在此時,早以亮起紅燈的感情也來湊和我。當我站在月台邊, 看著列車來來去去,竟有隨之而去的衝動。

定下心,將工作完成,該要求的就要求,不該有的不要有,保住了自己的一點的,還算可取的良知。工程完工的當天,再次站上這個高度,看到的,是驕傲,是欣 慰,是一種感覺。我當我是這塊土地的領主,把我對這片土地的關懷和愛,化成實際的設施,打下一點基礎。過了今天,我完成我的工作了,希望這塊土地的居民, 能夠繼續為自己的家園付出,也能讓其它人喜歡這個地方,更期待後續能有更好的專業者,一起打造屬於這塊土地的夢想。幾滴眼淚,是我那些日子來,情緒的加 總。

談笑間,朋友問我:有沒有可能和大學時代的戀人重逢?我說沒有仔細考慮過,但我內心深處知道,答案就在這裡,我站的地方。沒錯,曾經她給我的,是自己非常 渴望的戀愛感覺。有機會和她分享我這段成長過程,看到了對這行業的鄙視,和對我個人處事態度的質疑。體諒她,大學畢業後,立志不入設計工作,我不會要求任 何人來了解我。但,漠視別人的生活軌跡,就等於否定此時此刻的對方,既然這樣,想到未來,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