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見面真是三分情

最近的文章

好人傳之網路遠距離

可樂一瓶,線香一柱,音樂幾曲,在這狂風暴雨的深夜,是個回憶和反省的好日子,近幾個星期,思迅老師的易經課,講到咸卦、離卦,一次次在課堂上,扯開自己的感情觀,痛,也歡喜。又墜入時間的長流,久違了的好人傳系列,回來了。這次山人我要和大家聊聊,遠距離和網路認識,這兩種戀愛中常見的形態。

我都遇過,而且是兩者同時發生,同時存在。

為了讓聊的事情能聚焦,我想先定義一下,所謂的遠距離和網路認識這兩種狀況。遠距離對我來說,平日的生活圈在地理上不相鄰,就算是遠距離了。比如說,台北和桃園算是兩相鄰生活圈,台北和新竹就不算了。網路認識就是在彼此在網路上有交集時,除了對方的網路分身(Avatar)以外,對彼此的生活、背景等資料,全然不知,在現實生活中彼此完全不認識,或有共同的朋友,但也是透過網路認識後才知道的。

或許有人會對我的遠距離定義,感到有些不以為然。哎喲!這樣就叫遠距離,啊很多台灣美國的,或是跨歐亞、跨南北半球的,那怎麼算?這或許是每個人對感情的看法不同所致。有些人認為談戀愛不需要常在一起,分開一點距離,給彼此許多空間,是很OK的。這當然是看人啊!每對情侶有每對情侶相處的方式,對我而言,情侶不一定要隨時看得到,不一定都得黏在身旁,至少要能感受得到見到對方的渴望。這和安全感無關,每個人理想的距離不同,找到和自己相合的,才是最重要的。

隨著網路時代的開展,網路也是認識朋友的管道。對著不認識的,在另一端和自己聊天的人,一開始信任和猜忌其實是對半的。會懷疑和自己聊天的對象,到底在想什麼,到底長得是什麼樣子,平常過著怎樣的生活。是一種會擔心對方的居心,但又可以稍吐心事的對象,反正在現實生活中,也沒有交集,在工作上受到的委曲,可以對著一個陌生人,放心的講出來,卻也覺得,自己怎麼能夠如此的,對一個陌生人講那麼多事。

網路算是遠距離嗎?應該是。電子1秒鐘就可以移動30萬公里,這樣還不遠嗎?而且網路生活圈不著邊際,可近可遠,那個空間大到難以想像。

好人傳的初心,不是為了追究別人的責任,不是想沉溺於過往時空的流沙,不需要標新立異,不是要在同溫層裡找人取暖。是想藉著午夜夢迴裡,以自己深切傷人及被傷的歷史,對過往感情深層的反省,並真切的慚悔,向內在改造自己,確實的move on。身上的傷早已瘉合,仍留下些許疤痕,不只我有傷,相信別人身上也有我給的傷。拿出來的例子都確有其事,每段感情必定有苦有樂,不過我得把快樂的事輕…

私房景點

人說狡兔有三窟,這是我的理想,在幾個生命中,有意義的地方,都有個可以棲息的小空間。那是需要時間和金錢的。不過目前倒有幾個自己的私房景點。
這些點也不是什麼深山野林之處,都是先前不經意的駐足,賞景,慢慢發現這個場所,很心安,很放鬆,有療瘉的效果,就記錄下來。有些是在平常工作生活的周遭,有些在家鄉附近,有些是曾經居住、生活的地方,有些則是路途上經過的點。
曾就讀過的學校,對我來說,就是個充電的地方。倒不是回去重讀進修的充電,而是每次在失望失意時,總會想回母校看看,回憶起當年那段求學的時光,那段單純又充滿理想的時光,回想起有許多志同道合的好兄弟,頓時就覺得很有能量,雖然社會黑暗,但人生奮鬥的最基本,不就是在學校生活打起來的嗎?這份初始的能量,雖然微小,但充滿生機,再怎麼失去身上的光環,也不該讓心中這把火熄滅,它是自己最真實的存在。

這些角落,讓我得以在天地之間,尚能找到安身靜心之處,也要開始在靜心之餘,漸漸體悟人生的道理,和自己真正想追求的目標。

江山如畫,看見台灣

這原本不是我要寫的題目,只是事情真的太突然。"看見台灣"的導演,空中攝影的專家齊柏林導演,在昨(6/11)的飛行攝影任務中不幸失事。知道消息時,正在苗栗豐富車站拍照,心中感慨萬千。

我必須說實話,我沒看過"看見台灣'這部紀錄片。應該是我討厭跟著一窩風,大家正在流行的當下,就會沒什麼興趣。不是不喜歡這部紀錄片,本身也是空中攝影的粉絲,喜歡高空視角下的景色,沒去看,真的純粹是不想同一時間做和大家一樣的事而已。總是怗記著說要去找DVD來看。結果事情就一直放到現在,看見台灣的第二部,靈魂人物卻永遠缺席了。

很突然,很遺憾,有一種失去共同理念朋友的感覺,也很難過失去一位有心有力愛台灣的人。我和齊導並不互相認識,根本沾不上邊,其實我並沒有資格寫什麼懷念的文字,只是想,以一個同樣是生活在台灣這塊土地上的人,表達一個曾受齊導理念及作品啟發的感念,及內心的敬佩。


每當一位具影響力的人離開了,除了覺得很惋惜,天妒英才,也會覺得有些慶幸,能在自己的人生中,有個偉大的人物駐世。有些朋友擔心,台灣是不是以後就沒有像齊導這樣的人了?我倒不擔心,因為江山代有人才出,一定會有人和齊導一樣熱血,一樣對台灣這塊土地充滿愛,並實際付出行動,且超越齊導的人。只是他要超越的,不只是技術,不只是齊導的衣鉢,更要超越一整個世代,對齊導的思念與崇拜,才有發光發熱的可能。我相信一定會有這樣的人出現!
從另一個角度看,為什麼感覺台灣失去了齊導,好像就失去看見台灣的能力。我並不是說齊導不夠偉大,而是突然發現,像齊導一樣發下宏願,並身體力行的人,竟然是如此孤單,寂寞,陪伴的朋友竟然如此之少。自己有些自責,身為空間設計的從業者,並沒有比一般人更愛這塊土地,更了解這塊土地,也沒有很認真的,以一個專業者的角度,好好悍衛這塊土地,沒有充份的傳達土地的理念。我不敢和齊導及散佈在社會各界,衷心為環境保護及教育的先進們類比,但我想,用各種工具,不管是文字,照片,影片,圖畫,都是可以記錄土地的方式。我相信可以從自己做起,從自己對鐵道,對建築的愛好出發,好好的有系統的,為台灣這塊土地,留下些什麼。

最近這幾天,這件事一定會成為新聞的焦點。是很希望媒體不要過度打擾這次事件的家屬,不要跟拍,不要打擾,不要貼身探訪,讓家屬們平靜的處理他們的事,讓亡者安息,生者平靜。也不要過度的去挖掘陳年往事,不要去灑狗血式的搞專題…

離政治和媒體遠一點

幾天前,還我特色公園行動聯盟(特公盟)在臉書上,針對天母公園的改造案,PO了篇文,希望各界給予關注和支持。有一點引起我的注意,特公盟附了1999市民專線,也附了許多附近議員的聯絡方式。



(圖片皆截自臉書)

事情過了幾天,總算有了比較好的結果,公部門也給予正面的回應,整件事算是圓滿落幕。只是自己覺得,這種事情似乎不該用太訴求政治的方式解決。

不是特別針對特公盟,而是現在許多的社會議題,好像非得訴求政治人物或是媒體,不管發生什麼大小事,一定要叫議員,找立委,拉記者,上電視,才會有人關心,才覺得被重視。

我說,這個習慣真的不太好。雖然,我得承認,不單是台灣,這是東方,法治不彰的社會常有的現象。

先保護自己一下。自己本身就是從事空間設計工作,非常讚同特公盟的理念,現代的環境,對於兒童遊具的需求,真的是太疏忽了。以往多半都是採取"有設就好"的心態,會覺得公園再怎麼好玩,也比不上家裡吹著冷氣,看著電視打電動來得舒服。對戶外生活品質的重視,正代表了社區意識形態的提升。進一步組成團體,對公部門施壓,則是公民意識的進化,這是非常好的事。只是發現遇到問題,與公部門理念衝突時,還是得找議員找媒體,回到2,30年前的做法,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以前唸書的國中,不算是個平靜的學校。擁擠的校園空間,大家容易彼此看不順眼,嗆聲鬥歐事件時有所聞,有時想,學校不像學校,比較像監獄。有人打架就得到訓導處解決,這時就可以看到雙方事主各自找來各自的"有力人士",什麼鎮民代表啦!里長啦!警官啦!立委啦!國大代表啦!什麼來頭的都聽過了。學生打架家長找民代找政客來"選民服務"一下,事情就好解決嗎?比的是關係大小,對學生的教育本質到哪兒了?

比起其它社會新聞主角,特公盟還算是溫和理性多了。最近大巨蛋開始悄悄的"復工",開始辦理光復北路側的喬木移植,松菸護樹團體阻擋施工的行動依舊,但媒體的SNG車到哪去了?政客們的輸番關心到哪兒去了?當初國民黨執政的台北市府,因為大巨蛋成為大家鬥爭的對象,一時風起雲湧,政客們不是在議場發聲,就是到現場關心,現任市長更是在競選期間,認真的打貪護樹,也因此順利當選市長。上台後更下令大巨蛋停工,一時之間彷彿正義就在眼前了。只是現在到松菸護樹的臉書上看看,貼的都是對市長的聲聲呼喚,提醒他先前的承諾,這就擺明了政…

菁桐老街夜遊

在一個假日加班結束的下午,改變了原先的計劃,驅車到了青桐。只想說拍一下,同事要的傳統燈具。記得我有拍過,但卻找不到。

傍晚的106線,沒什麼車子,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白天下雨,還是時間比較晚了,沒什麼車子。用一種輕鬆悠閒的心情,開在106線上。

之前到平溪一帶,都是白天去的,沒有待到很晚,所以也不知道晚上的青桐,是什麼模樣。有點期待的小旅程。

到了菁桐。不知道要把車停哪裡,我想到反正平溪和菁桐走路就到,不如就把車停平溪,再用走的到菁桐。選了個鐵路邊的地方,前後還滿多人停的,下意識的看了時刻表,哎呀!再幾分鐘就有火車耶!立馬架好手機,拍下了火車經過的影片。

沿著鐵軌旁的馬路走向菁桐,這時才感覺,帶的傢俬有點少,裝備有些不足。初夏的山裡,晚上漸漸的涼了,白天剛下過雨,更覺得氣溫快速的下降中,樹林深處傳來陣陣蟲鳴鳥叫蛙叫聲,路上偶爾有車子經過,大部份時間是我獨自一人的,想起蘇軾的詞句"莫懼穿林打葉聲,何妨吟笑且徐行"雖然有種吹口哨壯膽的感覺,但其實也還好,沒那麼恐怖,只是突然間,自己跑到自然裡去了,融入在兩側的山林間。本來還想著好好像來早了,天沒暗拍丕到燈亮,隨著時間越來越晚,原本的天空慢慢暗下來,卻也開始期望天不要這麼快暗,讓我欣賞多一些鄰近的山景,而且遊人稀少,也才不會太害怕。

走過一個上坡,鐵軌在右側腳下爬起來,向右一個大弧線,就進入菁桐車站了。馬路上開始出現民家,也就表示菁桐不遠了。菁桐老街好久沒來了,昏黃的天色加上黃色的燈,滿滿的,只有山城才有的,淡淡的時光蒼桑感,充滿著我的視線。忍不住深呼吸一大口~哎呀!這才是山城裡的味道啊!走向菁桐車站,啊!看到了想拍的燈!但又有點失望,因為燈泡變成了省電燈泡,沒了那種昏黃的感覺了!而且車站建築主體不只一盞,不過也都是用省電燈泡,那種暖暖的FU已經沒有了!不知道那樣的感覺,在花東或是南部糖鐵車站,還有沒有保留?

走出車站到老街上,真的,幾乎沒有遊客,和白天的人聲鼎沸完全不同。雖說冷清不足,但清悠有餘,突然有一種,走在日本...唉.....什麼日本,沒辦法,就...... 日本吧,日本的山居小鎮,清閒不擁擠的地方,配合著今天雨後偏涼的氣溫,真的有北國的感覺。可能真的因為白天天氣不好,沒什麼人來菁桐,賺到了一個,寧靜的菁桐老街夜晚。

因為是臨時來的,相機和攝影機都沒帶,傢俬不全的狀況下,拍到燈具就打算回家。經過一…

再會!台中車站舊站!

從日治時期開始,一直運行在台中地平線上的鐵道,明天就消失在地平線上了。這是一百多年來,台中地景最大的改變。
今天晚上的舊站,好熱鬧,但我沒去。一方面人多的地方不喜歡,二來這個日子雖然是懷舊的日子,不過對我來說,這不是台中車站的日常,太多朋友同好會記錄的,不差我一個。
我習慣從日常記錄。道理很簡單,一天,不多,同個地點,拍個3張照片,習慣性的記錄,只要一年,一定會有上百張的照片,印象也會特別深刻。越是平常的東西,越是容易忽略,所以要有對場所的警覺,有細微的改變,就要觀察它的變化。
太多東西習以為常,突然溜走或消失時,往往令人措手不及。這在鐵道趣味圈裡,太常見了。算一算,這近十年,多少鐵道改線了,車站停用了,改建了,甚至廢站,消失了。不只車站、路線,區間車EMU400、英國阿婆EMU100、白鐵光華DMU2700,都退出常態運用,原本拍火車覺得,啊,很平常,拿來練拍攝角度的車,一個改點,就停用了,還有許多的車頭、車廂,也接連報廢拆解。平常熟悉的鐵道風景,也有不見的時候。
我喜歡拍車站、鐵道,更甚於火車車輛,可能是源於自己所學,對於空間比較敏感。這段時間,我看著基隆、台北機廠、山佳、桃園、中壢、台中、員林、高雄、鳳山等站及路線的改變,幾乎都是場站大幅縮小,車站改建,降為無人站,或就此消失,只要知道改建的消息,總是想辦法多走走,多看看,多拍拍,拚命的找尋相關的文獻圖籍,能記錄多少就多少,這次沒拍到的,總怗記著再找時間過去看看,看著古老風味的場站就此消失,心是會痛的,有些上次看還有,這次去看拆掉了,還是會幹譙一下,失望的發呆的。還有很多地方的改變,我來不及去做記錄,更沒有機會好好了解、欣賞。不禁會去思考,為什麼要這樣一直拆,一直拆呢?
雖然會對舊場站留戀,但回到理性的一面,這也是時代進步的必然。一百年前的日本人,在台中盆地畫下一條,用石碴、鐵軌築成的線,興建高聳華麗的現代車站,把當時最先進的交通工具,帶到這塊土地上,幾十年來,由這條線發展的鐵道系統,曾經構成了中部的交通網路,豐原和台中兩車站場站的寬廣,就是那個鐵路黃金年代的最好證明。如今,對城市開發及交通的需求,已經有新的想法,鐵路當然得配合轉型調整。除舊佈新,本來就是正常的,我能做的,就是把這個脈絡的演進過程,儘可能的發現、理解,並記錄下來,不要忘了先人前輩的努力,不要忘了自己從哪兒來,不要忘了自己是誰,不要以為自己沒有…

論''日月潭沒中客''新聞

其實我不反對陸客來台,來者是客嘛!但是我們的社會程度不夠,無法讓陸客效法,來台灣學習法治和尊重。
在日本、新加坡,我們不敢亂丟垃圾亂吐痰,在台灣,陸客吐痰我們也跟著吐,你一口我一好不親切XDD 。如果我們台灣人不吐痰,因為吐痰還要重罰,還要被肉搜,被公幹,忍受路人指指點點,和不屑的眼神,誰要吐痰?
台北故宮是鎮國之寶,總懷著無比崇敬的心情參觀,但為了滿堂吵的陸客,還是在裡面罵了一串超開頭排結尾的正港三字經。也曾在安靜的國立史前博物館,為了不受控的台灣小孩,和看到原住民肌肉蠟像,就興奮大叫的阿桑,無言嘆息。
高水準的國民,才能吸引高水準的遊客,就算不是和我一樣,每次旅遊都當風俗考察的嚴肅,總不能讓歪果捧油覺得台灣很隨意。就算是來度假的,因為台灣人有尊嚴有自信,也要讓歪果捧油知道,在台灣可以散心但不能散漫,放鬆但不可放縱。如自己國民人人皆如此,台灣豈不強乎?
有多少陸客來,就帶著多少自由民主法治的種子回去,以前台灣還有做三民主義模範省,中國民主自由燈塔的期許。現在呢?日本美國是老大,人家可是連把我們當小弟的感覺都沒有。
多多出外旅遊,多宣傳台灣之美。我想大多數政治人物一定很少接觸台灣山水,看到這如畫江山,還忍心誤國欺民嗎?
新聞連結 http://m.ltn.com.tw/news/life/breakingnews/1742109

三民站記

英九八年四月某日,本山人的座駕離開瑞穗,沿縣道193先往南到大禹,再折往北到舞鶴。近年來都習慣這樣走了,因為縣道193玉里瑞穗段的風景,真是美啊!尤其是白天一早,左看海岸山脈,右見一望無際的花東縱谷田園,車少,路況尚可,兩側夾道的樹蔭,什麼綠色隧道?這裡根本就開在綠色隧道裡,一會小葉欖仁,一會兒鳳凰木,一會兒茄冬,景觀豐富且多變,不似西部都市假假的都市綠化。而且沒有重車,沒有遊覽車,又不用爬舞鶴台地,是條令人心曠神怡,走過一遍,難以忘懷的路。

離大禹還有幾十分鐘的路程,肚子突然好痛。慘了,大概是因為早上趕著出門,早餐吃得太快了。這民宿的早餐簡單但很有特色,牛奶就是瑞穗鮮奶,紅茶就是舞鶴蜜香紅茶,所以早餐的飲料一定是黑咖啡+奶茶+拿鐵。喝太快太多了,前不著村後不著店,怎麼辦?

我想到路上會經過的一個火車站,三民。

台鐵花東線瑞穗--玉里間,最多曾有3個站:舞鶴、三民、大禹。舞鶴曾經是客運站,目前是號誌站,未來即將裁撤。大禹已經廢站,所以這區間只剩三民站仍存在。想想總不方便去找派出所借廁所(雖然我沒做什麼壞事),想想至少車站都有人管理,廁所應該都有水準的。分撥已定,就夾緊快X開的屁股,一邊還要從容的欣賞美景。唉,如果這時有人可以幫我開車就好了,萬一在路上"挫屎",車子應該不至於飛出去田裡啦!但這下子洗車就累了。這或許是一個人旅行的"風險"吧?

懷著一顆"上下"不安的心,終於來到三民站。拿著該準備的"東西",緩緩從停車場走向洗手間。有類似經驗的朋友,一定知道這受感受,寫下來的就是什麼"看似只有XX的距離,但好像有OO一樣的遠"唉,太芭樂了,朋友們就自己填空吧!走進去,發現,嘿嘿,"房間"可只有一間啊!已經連罵三字經的心情都沒有了,這個開寶的時刻,如果裡面有人了,那.........就............。

還好還好,這間VIP唯我獨享。細節就讓我略過。

懷著感恩的心情,來到這三民站裡面好好看一看。三民這個地方原來不叫三民叫"三笠",聽說是當年阿本覺得這裡的山很像京都三笠山,就稱這裡為三笠。光復後,國民政府就嘿嘿改成三民。在花東地區留意一下,就會發現這樣的例子實在太多。倒也不是阿本的地名就會被改,玉里、瑞穗都是阿本的名字,但沒有…

面對BIM的限制,我們能做些什麼?

朋友的部格看到這篇文章,對於目前BIM在景觀的應用,是個很好的整理。沒錯,目前BIM發展到這個階段,在景觀設計上已經快到邊界了。

BIM只是個設計的方法之一,BIM軟體只是設計工具之一,景觀設計需不需要導入BIM,還是回到BIM應用的起點--要拿BIM做什麼?BIM可以做到什麼?

目前我自己應用的結論,就如文中所述,軟體的限制其一,工作流程其二,景觀相關資料缺乏系統性其三。但回歸到所謂景觀設計的本質看,說到底,討論BIM在景觀應用的限制,其實反映了景觀設計範圍的........嗯,難界定。好啦!有人是覺得"廣",It's fine.但生態也要進來,地質也要進來,考古也要進來,景觀工程會不會太累了點?

景觀設計會比建築設計複雜嗎?就應用的資材來說,一點都不會。建築、機電、結構,有其技術規範,景觀有嗎?沒有。自由度高,牽涉領域廣,感覺就像站在八卦中央,景觀設計是管山望風,捉坎填離,抓住周遭自然元素的特性,才能開始做設計。BIM的建構屬性要先確定,梁柱版牆水路電管還OK,景觀要的東西,難以事先界定,雖然文中提到,Autodesk曾經有個Project Olmsted,但如果當時的界面讓人感覺"no fun"那真的挺無言的。對於景觀設計的尺度而言,用雕用拉的做設計的確挺累的,不知道以現在的觀點,有沒有好一些的考量?

軟體難用不適應是一回事,需不需要轉換工作模式那又是另一回事。如果只是單純的,和其它專業無涉的純景觀設計,導入BIM或許真的不太需要,而且雖然BIM可以呈現3D模擬,覺得"那種東西怎麼和手繪比?"的人大有人在。平常CAD就可以解決的工作,為什麼要拿一個很複雜的東西來搞?問過許多景觀設計人員什麼是BIM時,大多數的回應是"蛤?"這也已經不意外了。但如果案子是有其它的專業合作,那BIM就有其應用的必要性了,尤其是其它專業都用BIM模式設計,進行設計資料交換時,景觀為團隊一員,錯過不但可惜,而且會慢很多。這就回到景觀設計問題的本身--景觀的資訊夠標準化、一致化嗎?

拿最常用的植栽規格好了,植栽的名稱就不一定有標準了,規格標示更是百百種。雖然植栽是活的,像建築元件般的定製尺寸,顯然不合乎實際,又不是把植栽塞在容器裡種,要方的有方的要圓的有圓的。不過像土球計算,一般是根據米徑的某個倍數計算,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