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兩性感情之間所謂的信任

最近的文章

再見,Google +

一直覺得這天遲早會來,早在Google砍掉許多服務的時候。雖然已經一段時間沒po文了,看到這個公告,說不感嘆,是騙人的。
想當年Google+的出現,可是吸引了許多人的目光,特別的是像稍早時的Gmail一樣,邀請函是洛陽紙貴啊!雖然當時有先去Google註冊,申請試用,但總不知道要等多久,一聽說有朋友已經開通了帳號,無不用盡各種關係,想辦法就去弄一個邀請函來,開通自己的Google+,好像沒有Google+的邀請函,就弱掉了。
這要感謝一個旅居法國的朋友,他比較早獲得開通,就寄了邀請函給我。當下超興奮的啊!簡單易用的介面,和Google其它服務的良好整合,成為了我逃避Facebook的最佳去處。Facebook自己用了很久,新朋友老朋友一大堆,有的沒的已經變得很複雜,當時Facebook 對隱私的設定,真是一團糟,到現在還有很多功能還是覺得困擾,比如那個什麼“Active notification”,幹,連我在主播粉絲專頁那邊按讚或留言,都會被發現。奇怪,我去誰家拜訪留言,關別人什麼事啊?這讓我對Facebook 很失望,不想變成主要使用的社群媒體,Google+的出現,正好滿足了自己這個需求。 ———————— 以上是對Google+使用初期的讚美,實際使用了就產生了些問題。Google+的分類太多太細,很難找到適合自己的定位。台灣的使用人數並不多,自己的朋友普遍沒有使用Google+的習慣,所以在Google+有些寂寞。當別的社群媒體都在改進功能時,Google+卻沒有什麼進步,覺得這不像是Google 的風格,很多國外媒體也早就預告,Google+遲早會被Google自己收掉,尤其是在前幾年,連Picasa、Orkut都預告結束服務時,都被預測說會掰掰。只是其它比起Google+熱門許多的服務,相繼結束之時,Google+還是存活了下來。只是這次決定停止運作的原因,卻是因為連續的資安問題,令人費解。這麼大的公司,還會出現這種資安問題,是說Google技術能力早以大不如前,還是原本就當它是雞肋,有也沒沒也罷,又或許是Google服務的存廢與否,只是高層間鬥爭的結果?
這段時間在Google+的活動,成果還是不錯,認識了許多有趣的朋友,後來也有幾個有進一步的往來。我還在上面成就了戀情,認識了另一半,不過最後都⋯⋯沒有最後了。這是我在網路生活的重要片段,會好好的放在心上一直…

寫長信的習慣要改

好像找到一個可以用用Bear的方法。就是拿來寫寫文章。直接上手試試最快啦!

前陣子聽到某個廣播節目訪問一位心理諮商專家,說到,嗯,他有點怕接到,文字很多很長的信。感覺就像是要把積了快一輩子的話,一次給說完。
這件事讓我有點意外,因為我知道,我就是那樣喜歡長篇大論的人。
我喜歡給朋友寫信,有的我沒細說原因,有的我有。簡單講,就是很嚮往,古時候的文人,彼此會以書信往返,做為溝通聯繫的方式(好像是廢話,古時候就是這樣啊)寫實體信不容易,一來也沒有朋友的地址,再來,我也有點懶,寫信投郵,太慢了。
或許也可以保留這樣的作法,但,我發現,連電郵也不是每個人,都會常常收。就算那個電郵,已經是那些朋友的「常用信箱」了。
網路時代,講求效率,或許,也沒太多時間,讀那一篇可以1千多字的信。
我沒有問過朋友們,對於讀寫長信的看法,但我想,那位心理諮商師說的,或許沒錯,看到一大堆的文字,會以為要講的東西,一定長篇大論,會有一定的壓力。
這點我會檢討。不要一次寫太多東西,造成別人的負擔和壓力。

今天就先聊到這裡。

臺南孔廟御匾特展

臺南孔廟御匾特展 Imperial plaques of the Tainan Confucius temple

這大概是最近幾年來,看到最過癮,最有趣的展覽了。 難得,趁孔廟在整修,把8塊清朝皇帝御𧶽的匾額,拿下來,放在一處,讓民眾近距離參觀。 這很有意思耶。平常到廟裡,自己就是喜歡看看有意思的東西。建築雖然算是自己本科,但那些什麼瓜什麼斗的,大部份都還給老師啦!不敢說自己看得懂,空間佈局是可以看看的。此外就是神像、對聯、匾額,都是很有意思。
好吧,就說回展覽本身。
應該要換成「清代御匾展」。臺南孔廟始建於明鄭時期,在清朝打敗明鄭政權後,臺南孔廟成為清代台灣第一座官學。難得的是,臺南孔廟完整保留了自康熙皇帝開始,雍正、乾隆、嘉慶、咸豐、道光、同治、光緒等8位皇帝的匾額。乙未割臺(這邊要先請一些朋友諒解,因為目前臺灣的環境,對一些歷史觀點都極其敏感。我認為講歷史要有個客觀的座標,這個座標是方便找到位置用的,不否認意識形態的存在,但太濃重的意識形態,會連客觀的敍事座標都找不到。這個有機會再說)後,日本天皇好像沒這個習慣,倒是內戰敗逃到臺灣的國民政府,學起專制帝王搞起賜匾這一套了。這次的展出內容,不包括國民政府幾位總統的匾額。
雖然我有點在笑總統們學人家,但其實還是有點不同。總統頒發匾額是特給臺南孔廟,但清朝皇帝們不是。簡單講,這些匾額不是「專門」賜給臺南孔廟的。皇帝為了提倡讀書風氣,通常都會有些舉措,題字頒給國內的孔廟,應該也是其中一種。通常由皇帝題字(是不是親筆不得而知),再將手稿翻在木頭上,產生複製品,再頒給各省的孔廟。康熙皇帝的「萬世師表」匾額,其手寫的原件,目前就藏於台北故宮。手邊還沒有太多資料,可以說明是皇帝主動賜與,還是由臣下「請旨」後頒下的,但這些御匾,能歷經時空變化,政權轉移,能原汁原味的留下來,真的很厲害。
御匾的內容網路上查得到很多而且很詳細,就不再說明。就談談我自己的觀察。
以前要看它們,都得擡頭看(以後也是)現在看到這些古董,放在展示間排排站,加上朱紅色的展示間牆面顏色,的確能把這個展覽的視覺感提升。乍看真的很像在看木雕展,只是特別的是這些都是老古董,最新的也有百年以上。

果然是皇室規格,看得出雕工細緻,整塊匾額用料還算扎實,幾百年了都沒有明顯的破損或脫落,雖然近看蟲咬啦什麼的還是看得到。漆面也看得出來有一點斑駁,但這就是歲月的㾗跡啊!真…

竟然偷懶了一年多

部落格竟然放了快1 年,這是怎麼回事?

好啦!我明白,2018年,其實我過得有些忙碌。但回頭看看,好像又沒什麼。

覺得這5年,人生好像雖然沒有倒退,但也沒有前進,不管是工作,還是生活,甚至是感情,與其說是白卷,不如說是一張張,寫了5年,題目都一樣,也早知道答案的,考卷,或,填空紙。

2018這年實在是太忙,就工作咩!沒退,也沒進,但因為選舉到了,異常的忙碌。加班已經加到天荒地老,都不知道自己在忙什麼了。

感情那就更不用說了。一敗,再敗,敗到我會怕。

這幾天難得的和幾個朋友聊,開心。也藉此檢視了自己的狀態。我覺得我自己停滯不前,怪工作沒有成就感,怪生活沒有樂趣,怪感情沒有著落,但我好像都沒有好好想想,啊我自己到底要什麼?

這是個很可怕的盲點耶!我自認願意為自己的工作及興趣付出,但這樣做,同時也忘了自己,不小心把自己掏空,要到某個停損點,才想到把自己拉回來。這樣一來一往,實在是耗去了許多的精力和時間,這樣的擺盪,或許在修行上,是個找到真實自己的著力點,但我卻任其擺盪,沒有好好的放下心力去反省。

本來這篇是要有主題的,只是看到上一篇PO文的時間,竟然是2017年,一時有感而發,才寫下了這些文字。光是寫下這些字,就發現自己寫作的生疏..........有些字詞都不太上手了,儘管這段日子以來,因為學習易經及老子的關係,還是有機會寫寫主題性較強的文字,陸陸續續被放在課堂的臉書上,不過那文字是有經過刪節的,老師幫我改得不錯,我會把原文放在這裡,這樣就有個對照了。

另外目前有計畫會在medium也開個新站,嘗試更多樣的排版和編輯方式,覺得好玩。這裡是我的家,還是會持續的經營的。

今天就聊到這裡。


見面真是三分情

各位親愛的朋友:

先祝中華民國國運昌隆,領袖政躬康泰。

前幾天有個,和Line有關的新聞。不是賴,是Line。好。話說某個市長,和某個政論節目主持人,為了世大運維安的事情,聽說在Line上吵起來。為什麼是聽說?啊我又沒看到他們兩個吵,也沒他們的Line,是有當事人截圖出來,交給別人PO到臉書上,媒體看到了再刊出。你看,當事人,第三人臉書,網路媒體,到我們的手裡,消息已經是4手傳播了,我當然是聽說的。好,吵什麼誰在吵吵怎樣,都和我無關,重點是,他們用Line吵,在Line上吵架。

Line上吵架早不是新聞。我看了報紙刊的Line對話截圖,不太像吵架啊,像是在互嗆。可我想,這樣的對話也吵得起來,也是很奇妙的。對話中沒有髒字,沒有互相問候對方老母,算是文明,超平和的。好像原本市長是要來澄清節目中的言論,只是中間有一方語氣突然一轉,形勢立馬直下,看兩邊就開始嗆了。這樣對話內容沒有前後,不知道前面有說了什麼,後面再說了什麼,搞不好是各自的幕僚Line的,而非本人參與。斷章取義的內容無法評論,只是這個新聞,給了我一個反省的空間。

啊這樣的事,為什麼不打通電話或是安排見個面,應該就搞定了吧?不然乾脆市長就去上那個節目,當面說清楚講明白就好啦!為什麼要Line來Line去的。是不是不夠坦率透明,交情沒到那裡,只好用個工具,有距離的工具溝通,結果溝通不成,反而將事情鬧大。鬧大也就算了,事件本身竟然也不了了之。連世大運的維安都可以沒結論沒真相,這個國家已經爛到出汁。

回來。認真想,Line和其它的即時通訊軟體,只單靠文字,寥寥數語,其實是非常容易令人誤解的。光從字面上看,看不出打字的這個人,此時的情緒如何。就如同現在在看這PO文的各位朋友,我並無意想隱藏任何情緒,但看到這篇每個人對我的情緒解讀,大部份應該是相異的,有著因人而異的解讀空間。如果我正試著用這樣的感覺,去敍述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還要讓大家猜我的心思和情緒,會不會,太累了。

自己的反省是,是否也曾在古往今來的各種即時通訊軟體中,誤解對方的意思,也讓別人誤解。是否在這看似溝通的過程中,專注於文字本身,忽略對方的感受,亦或專注於表達自己的感受,忽略文字本身的邏輯。看似有效溝通的多少,其中造成的誤解,又已經有多少?

自認對文字上的使用,稍有一定程度的自信,但這不代表自己詞盡達意,偶爾手癢會想吊個書袋,賣弄自己的能力,結局就可能意想不到。畢竟文字有…

好人傳之網路遠距離

可樂一瓶,線香一柱,音樂幾曲,在這狂風暴雨的深夜,是個回憶和反省的好日子,近幾個星期,思迅老師的易經課,講到咸卦、離卦,一次次在課堂上,扯開自己的感情觀,痛,也歡喜。又墜入時間的長流,久違了的好人傳系列,回來了。這次山人我要和大家聊聊,遠距離和網路認識,這兩種戀愛中常見的形態。

我都遇過,而且是兩者同時發生,同時存在。

為了讓聊的事情能聚焦,我想先定義一下,所謂的遠距離和網路認識這兩種狀況。遠距離對我來說,平日的生活圈在地理上不相鄰,就算是遠距離了。比如說,台北和桃園算是兩相鄰生活圈,台北和新竹就不算了。網路認識就是在彼此在網路上有交集時,除了對方的網路分身(Avatar)以外,對彼此的生活、背景等資料,全然不知,在現實生活中彼此完全不認識,或有共同的朋友,但也是透過網路認識後才知道的。

或許有人會對我的遠距離定義,感到有些不以為然。哎喲!這樣就叫遠距離,啊很多台灣美國的,或是跨歐亞、跨南北半球的,那怎麼算?這或許是每個人對感情的看法不同所致。有些人認為談戀愛不需要常在一起,分開一點距離,給彼此許多空間,是很OK的。這當然是看人啊!每對情侶有每對情侶相處的方式,對我而言,情侶不一定要隨時看得到,不一定都得黏在身旁,至少要能感受得到見到對方的渴望。這和安全感無關,每個人理想的距離不同,找到和自己相合的,才是最重要的。

隨著網路時代的開展,網路也是認識朋友的管道。對著不認識的,在另一端和自己聊天的人,一開始信任和猜忌其實是對半的。會懷疑和自己聊天的對象,到底在想什麼,到底長得是什麼樣子,平常過著怎樣的生活。是一種會擔心對方的居心,但又可以稍吐心事的對象,反正在現實生活中,也沒有交集,在工作上受到的委曲,可以對著一個陌生人,放心的講出來,卻也覺得,自己怎麼能夠如此的,對一個陌生人講那麼多事。

網路算是遠距離嗎?應該是。電子1秒鐘就可以移動30萬公里,這樣還不遠嗎?而且網路生活圈不著邊際,可近可遠,那個空間大到難以想像。

好人傳的初心,不是為了追究別人的責任,不是想沉溺於過往時空的流沙,不需要標新立異,不是要在同溫層裡找人取暖。是想藉著午夜夢迴裡,以自己深切傷人及被傷的歷史,對過往感情深層的反省,並真切的慚悔,向內在改造自己,確實的move on。身上的傷早已瘉合,仍留下些許疤痕,不只我有傷,相信別人身上也有我給的傷。拿出來的例子都確有其事,每段感情必定有苦有樂,不過我得把快樂的事輕…

私房景點

人說狡兔有三窟,這是我的理想,在幾個生命中,有意義的地方,都有個可以棲息的小空間。那是需要時間和金錢的。不過目前倒有幾個自己的私房景點。
這些點也不是什麼深山野林之處,都是先前不經意的駐足,賞景,慢慢發現這個場所,很心安,很放鬆,有療瘉的效果,就記錄下來。有些是在平常工作生活的周遭,有些在家鄉附近,有些是曾經居住、生活的地方,有些則是路途上經過的點。
曾就讀過的學校,對我來說,就是個充電的地方。倒不是回去重讀進修的充電,而是每次在失望失意時,總會想回母校看看,回憶起當年那段求學的時光,那段單純又充滿理想的時光,回想起有許多志同道合的好兄弟,頓時就覺得很有能量,雖然社會黑暗,但人生奮鬥的最基本,不就是在學校生活打起來的嗎?這份初始的能量,雖然微小,但充滿生機,再怎麼失去身上的光環,也不該讓心中這把火熄滅,它是自己最真實的存在。

這些角落,讓我得以在天地之間,尚能找到安身靜心之處,也要開始在靜心之餘,漸漸體悟人生的道理,和自己真正想追求的目標。

江山如畫,看見台灣

這原本不是我要寫的題目,只是事情真的太突然。"看見台灣"的導演,空中攝影的專家齊柏林導演,在昨(6/11)的飛行攝影任務中不幸失事。知道消息時,正在苗栗豐富車站拍照,心中感慨萬千。

我必須說實話,我沒看過"看見台灣'這部紀錄片。應該是我討厭跟著一窩風,大家正在流行的當下,就會沒什麼興趣。不是不喜歡這部紀錄片,本身也是空中攝影的粉絲,喜歡高空視角下的景色,沒去看,真的純粹是不想同一時間做和大家一樣的事而已。總是怗記著說要去找DVD來看。結果事情就一直放到現在,看見台灣的第二部,靈魂人物卻永遠缺席了。

很突然,很遺憾,有一種失去共同理念朋友的感覺,也很難過失去一位有心有力愛台灣的人。我和齊導並不互相認識,根本沾不上邊,其實我並沒有資格寫什麼懷念的文字,只是想,以一個同樣是生活在台灣這塊土地上的人,表達一個曾受齊導理念及作品啟發的感念,及內心的敬佩。


每當一位具影響力的人離開了,除了覺得很惋惜,天妒英才,也會覺得有些慶幸,能在自己的人生中,有個偉大的人物駐世。有些朋友擔心,台灣是不是以後就沒有像齊導這樣的人了?我倒不擔心,因為江山代有人才出,一定會有人和齊導一樣熱血,一樣對台灣這塊土地充滿愛,並實際付出行動,且超越齊導的人。只是他要超越的,不只是技術,不只是齊導的衣鉢,更要超越一整個世代,對齊導的思念與崇拜,才有發光發熱的可能。我相信一定會有這樣的人出現!
從另一個角度看,為什麼感覺台灣失去了齊導,好像就失去看見台灣的能力。我並不是說齊導不夠偉大,而是突然發現,像齊導一樣發下宏願,並身體力行的人,竟然是如此孤單,寂寞,陪伴的朋友竟然如此之少。自己有些自責,身為空間設計的從業者,並沒有比一般人更愛這塊土地,更了解這塊土地,也沒有很認真的,以一個專業者的角度,好好悍衛這塊土地,沒有充份的傳達土地的理念。我不敢和齊導及散佈在社會各界,衷心為環境保護及教育的先進們類比,但我想,用各種工具,不管是文字,照片,影片,圖畫,都是可以記錄土地的方式。我相信可以從自己做起,從自己對鐵道,對建築的愛好出發,好好的有系統的,為台灣這塊土地,留下些什麼。

最近這幾天,這件事一定會成為新聞的焦點。是很希望媒體不要過度打擾這次事件的家屬,不要跟拍,不要打擾,不要貼身探訪,讓家屬們平靜的處理他們的事,讓亡者安息,生者平靜。也不要過度的去挖掘陳年往事,不要去灑狗血式的搞專題…

離政治和媒體遠一點

幾天前,還我特色公園行動聯盟(特公盟)在臉書上,針對天母公園的改造案,PO了篇文,希望各界給予關注和支持。有一點引起我的注意,特公盟附了1999市民專線,也附了許多附近議員的聯絡方式。



(圖片皆截自臉書)

事情過了幾天,總算有了比較好的結果,公部門也給予正面的回應,整件事算是圓滿落幕。只是自己覺得,這種事情似乎不該用太訴求政治的方式解決。

不是特別針對特公盟,而是現在許多的社會議題,好像非得訴求政治人物或是媒體,不管發生什麼大小事,一定要叫議員,找立委,拉記者,上電視,才會有人關心,才覺得被重視。

我說,這個習慣真的不太好。雖然,我得承認,不單是台灣,這是東方,法治不彰的社會常有的現象。

先保護自己一下。自己本身就是從事空間設計工作,非常讚同特公盟的理念,現代的環境,對於兒童遊具的需求,真的是太疏忽了。以往多半都是採取"有設就好"的心態,會覺得公園再怎麼好玩,也比不上家裡吹著冷氣,看著電視打電動來得舒服。對戶外生活品質的重視,正代表了社區意識形態的提升。進一步組成團體,對公部門施壓,則是公民意識的進化,這是非常好的事。只是發現遇到問題,與公部門理念衝突時,還是得找議員找媒體,回到2,30年前的做法,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以前唸書的國中,不算是個平靜的學校。擁擠的校園空間,大家容易彼此看不順眼,嗆聲鬥歐事件時有所聞,有時想,學校不像學校,比較像監獄。有人打架就得到訓導處解決,這時就可以看到雙方事主各自找來各自的"有力人士",什麼鎮民代表啦!里長啦!警官啦!立委啦!國大代表啦!什麼來頭的都聽過了。學生打架家長找民代找政客來"選民服務"一下,事情就好解決嗎?比的是關係大小,對學生的教育本質到哪兒了?

比起其它社會新聞主角,特公盟還算是溫和理性多了。最近大巨蛋開始悄悄的"復工",開始辦理光復北路側的喬木移植,松菸護樹團體阻擋施工的行動依舊,但媒體的SNG車到哪去了?政客們的輸番關心到哪兒去了?當初國民黨執政的台北市府,因為大巨蛋成為大家鬥爭的對象,一時風起雲湧,政客們不是在議場發聲,就是到現場關心,現任市長更是在競選期間,認真的打貪護樹,也因此順利當選市長。上台後更下令大巨蛋停工,一時之間彷彿正義就在眼前了。只是現在到松菸護樹的臉書上看看,貼的都是對市長的聲聲呼喚,提醒他先前的承諾,這就擺明了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