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一月, 2002的文章

條件成熟,因緣聚足

(原載於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520totoro/)

2002的11月初的某日,有一件新聞出現在各大媒體,大意是說有個年輕人在10月底因為一件醫療事件不幸的往生了,而他的女友在男方的告別式後也結束了自己的生命,事後兩家人為他們倆辦了一場冥婚,完成了彼此的心願。

上次和朋友見面時就已經知道他的一個好友過世的消息,我還安慰了他好一下,沒想到隔一陣子再見面他說新聞上的那對冥婚的夫妻就是他前陣子往生的好朋友,當下我嚇了一跳,也楞住了一下子。

兩個都是讓我很有感觸的事,一個是與我有一面之緣的朋友的好兄弟,一是令我感嘆不已的堅貞愛情,兩件相連因果的事,竟然同時發生,也同時消失,我,頓思許久。

現實的社會中,團結不見了,上位者一天到晚撕裂族群。情義不見了,為了錢財兄弟翻臉。真愛不見了,私奔出牆互相踐踏尊嚴。許多人總是在問,社會是怎麼了,但是沒有人關心自己,自己到底做了什麼,有沒有為這社會這環境做了什麼,才有今天的社會?

女方的義無反顧,在許多人看來是很危險的,但事實上能如同這樣圓滿結局的,其實真的是靠緣分。許多人求同一穴而不可得,鬧得親家成仇家,我想一段真正的感情,一定要是條件成熟,因緣聚足了,才有同生死,共禍福的真正價值吧!

人微言輕,我沒有資格去對別人的感情做評價。渡邊淳一的失樂園中的感情結局令人無限沉思,這件事情值得讓人重新省思開始與結束的真實義意。失去不完全是損 失,因為它總可令人快速成長。世事變化無窮,他們倆的愛情故事將永存人間,什麼會變什麼不變靠自己修了。節哀吧!Jacky,雖然他人生的境遇有點坎坷, 但他留下了一個雋永的句點。

文化綁匪

(原載於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520totoro/)

念研究所的同學寄了一封標題是「救救雙連埤」的E-mail,附上了自由時報的掃描剪報。看了我不盡搖頭,又是一件「綁架案」,政府和保育團體被勒索了。

所謂「文化資產」是包括弓人文和自然資產,在台灣,被劃為「古蹟」的好像不是件挺光榮的事。摘星山莊、霧峰林家古厝,古蹟認不認列都要經過地主和政府慘烈 的溝通過程,摘星山莊的情況比較慘,兩邊搞到現場對峙部分古蹟毀損才罷手。霧峰林家古厝的古蹟之爭也是在政府和林家兩邊你來我往,要不是天上來個921大 地震把古厝幾乎完全震毀,總算把官民拉到同一邊了。其它類似的情形不勝列舉。在大家站在公共利益的角度對這些地主財主們大加躂伐時,想一想他們為什麼會變 成人民的公敵呢?

保育人士總認為是地主的認識不清不明究理,是標準的「既得利益者」,但是真要解決又有點吃力不討好,怕得罪地主會來個「玉石俱焚」,問題就是在於主張保育 人士是妨害地主的「財產自主權」,地主也以受害者自居,強調是自己的財產自己可以管理。如雙連埤的地主當初購買這塊土地就是要用來開發,政府的介入當然會 引起地主的反感。既然有客觀的研究報告顯示雙連埤是一個生態保育的寶庫,政府自然有公權力保護這塊珍貴的土地,當然因為牽涉到私有產的問題,是否可以導入 「生態農業觀光」的農業經營概念,用BOT方式將經營權做為補償,兩全其美,各得其利,才是比較實際的做法。

肉票一旦被綁,只能任憑綁匪喊價等苦主來贖。雙連埤的地主王先生開始對池岸進行了部分工程,就像是開始在肉票身上劃出傷口,看苦主能不能快一點拿錢來。這 種眇視公眾利益的人還口口聲聲愛台灣,就像是搶銀行的人說自己是要搶錢去做善事一樣,政府的公權力要加以伸張了,如果讓這樣的文化綁匪不加以防止,那做什 麼才是愛台灣?

失戀的第一堂課

(原載於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520totoro/)

又是一個和我一樣感情受挫的可憐男子,不,他並不可憐。

上個禮拜,就在我剛完成交大建研所甄試報名後,我的好朋友simon告訴我,他失戀了。

我想,怎麼可能!不是就兩個星期前,你們倆還一道出席高中同學的小聚會嗎?你還是我研究所推甄報名成功的大貴人呢!

simon是我的高中同學兼換帖兄弟,他們是高中同班同學,不過在高中時並沒有在一起。直到畢業考上不同的大學,緣份就是這麼奇妙,他們在一起了。他們一 直都很低調沒讓許多人知道,我是直到我去simon的學校考研究所那年巧遇simon,到simon的宿舍才「癹現」他們的「戀情」的,不曉得,當時我覺 得他們似乎不是挺相配的,可能是我自己那時剛失戀,見不得人好吧!沒有再想了。一段時間投身忙碌的設計工作,simon 去報效國家,也只有在同學會的場合見面。沒有聽多少他們的事,想必也是用冷處理吧!現在他們竟然結束了。

因為自己失戀也才過沒多久,而且simon和我一樣是被對方拋棄的,想到那天深夜在電話中聽他在述說和對方爭吵交涉試圖挽回這一切時,我的思緒又被拉回從 前。那時我也是百般不願意,工作做不下去,心裡面非常的空虛,不知道怎麼辦,整天只想找她把話說清楚,為什麼要分開?為什麼不理我?為什麼為什麼……我那 時心中只有千萬個為什麼,只想找她挽回她,茶不思飯不想,心裡面非常的痛苦,無奈,無助。到現在幾個日子也過去了,挽回了嗎?沒有。快樂嗎?嗯,還不錯, 因為我已經解脫了。因為我知道什麼是提得起,放得下。

我發現失戀的痛來自於一種悵然所失的失落感,而這種失落感就會驅使自己去用方法手段來取回我所失去的,所以我會極力的想了解一些事情,想了解為何對方會如 此的討厭我,我一定是有什麼地方做錯了,如果我把這些問題解決了,是不是可以重修舊好?所以自己就拚命的要找對方解釋清楚,但是一直要分手的對方不想見你 都來不及了,一開始對方可能還不會撕破臉讓場面難看,如果自己一直求對方甚至是逼對方,小心哪!對方絕對有理由甩頭就走,搞不好還放狠話說連朋友都不必作 了……之類的話,你為了保住機會,只好乖乖的閉嘴。請問一下,問題有問到嗎?問題有解決嗎?自己再一次的承受對方打擊,心情又再一次的低落,再一次的鬱 卒,再一次的不甘心,整天都在想如何補救,如何再出發。知不知道對方此時此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