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四月, 2012的文章

難免有錯,別再犯就好了

我滿喜歡聽政論節目的廣播,覺得可以一邊了解時事,一邊練練口才。

啊我的口才本來就不算好咩!聽一聽別人怎麼分析時事的,學習看事情的角度。我比較喜歡聽以前號稱“政治金童”的,和一個社會記者出身的“資深媒體人”。那個以前的“政治金童”,因為政治歴練算是豐富的,所以覺得他評論事情,有他自已獨到的見解。大風大浪看多了,許多事評論起來,比較理性,不帶多餘的情緒,特別的是,這個名嘴自已很喜歡吃喝玩樂,偶爾在節目中會講一些和休閒有闗的主題,就不會一直談很生硬無奈的政經話題。因為他的節目時段在上班時間,現在的公司,上班是不能聽音樂的,就變成偶爾才能找時間偷聽。

另一個是資深的社會記者,我從他在別的節目中當固定來賓時,就開始注意到這咖。講話有點江湖味,有時還會不小心X字經就脫口而出。不過聽他評論挺過癮的,資料準備得夠,罵得夠兇,而且不會一直談論當下大家都在談的話題,會關注一些比較沒人注意的小新聞,尤其是被刻意低調的新聞,總是在他的努力下無所盾形。聽他幹譙一堆無能無用的政府官員,揭發一些事情,就很爽。不過聽久了,會有台灣沒有希望的幻覺啊XD

話說前一陣子和同計畫的兩位女同事去外地現勘。在工作結束後,同事W開車載我和另一個女同事回台北。正值下班時間,看著窗外擁擠的車流,我又想到今天又聽不到那位名嘴的廣播了。一陣小小的落漠後(我沒有成癮啦!只是那段時間都在狂加班,連聽的時間都沒有。)結果同事W突然說,來聽點廣播吧!一打開收音機......啊!這不就是那個我熟悉不過的名嘴嗎?這.....你怎麼會知道我喜歡聽什麼?哎呀!太好了,今天在外一天的奔波忙碌,好像就不見了。這時的社會,正要開始進入油電雙漲的壓力,而我們的政府,都在做些什麼呢?

聽著名嘴主持人慷慨激昂的幹譙政府,我也聽得很入神。但我發現,呃,因為車上還有兩個女生,突然覺得這個感覺,很不搭,很奇怪。都是女生的場合,應該和他們好好聊聊,今天的工作內容,或是可以找個軟性的話題,聽聽女生們的想法。尤其是和我一起搭檔的工作伙伴,一個很可愛的女生,今天在外頭跑了一天,天氣不好還沿路淋雨,好辛苦,好心疼,為了工作,這個可愛的女生,大可裝小女人小公主,不必和我這個臭男生,在外邊跑來跑去。雨再大也走完了全程,完成了今天的工作,應該要好好的讓她們休息。一個3個人坐的車子裡,聽著一個男人不斷的幹譙,這感覺好奇怪,我覺得兩位女生,和此時這個聲音,真的很不搭。

都市更新和空間的時間演進

昨天到台中車站一晃,經過台中貨運站時,嚇了一大跳。軌道上空無一車。這裡原本都是滿滿滿的貨車車廂。現在看來卻空無一車。連原本在貨運月台邊,準備卸貨的貨車,也不見了。貨運月台上也看得出清空的痕跡。

難道真的那一天來臨了嗎?這裡因為台中鐵路高架的關係,即將變成未來台中車站的用地,即將改頭換面。

這個曾經熱鬧,風光,車水馬龍,是貨運進出,重要的車輛維修基地,甚至日治時期,台中糖廠的列車,也可以經由這裡,和縱貫鐵路相連接的重要貨運場站,消失的日子,可能近了。

一個歷史空間的消失,有些令人感傷。這讓我想起最近火紅熱烈的都更議題。一個場域的更新,代表的是都市的偉大,前進,還是一段都市歷史的消失?從一個空間設計者而言,每天的工作,也都是做著創造和更新的事情,以往所學到的知識,也都是如何創造一個偉大光輝,整齊乾淨的都市。但當人們發現,都市熟悉的角落漸漸消失,不復記憶,每個都市面貌,好像都只是在複製紐約,複製東京,沒有一個都市, 可以輕易的彰顯它的歷史,它的地理,所創造的,只有屬於這塊土地的,獨特的情感了。我們都常在談生物多樣性,談到都快爛掉了,好像突然忘了,其實人也是整個生態系的一部份,人所居住的環境,也需要有它的多樣性。一個沒有自己個性,和地方情感脫節,沒有自己文化底蘊的城市,到底還會留下什麼?住在這裡的人們,會快樂嗎?

都更的原意,原本就在於改善環境,創造優質的生活環境。但我必須說,一味的拆除,一味的除舊換新,這已經是過時的思維了。光輝城市雖好,但是請別如此對待一個有感情的土地。不是反對更新,人類文明本來就該不斷前進,只是該注意的,建築或都市景觀,除了和周遭對話,是否也能和時間對話一下,一個能在都市的巡遊中,看得見各個時代的建築空間,都市的多樣性,就像年輪,像地層,像數代同堂的大家庭,才是情感豐富有人情味的地所。

最近到台中貨運站,記得,要拍一下那個台灣目前唯二的K型道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