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七月, 2007的文章

人如其書,吧?

每次搬家,覺得自豪的部份是,我有那麼多的書。不過,這也是我苦惱的一部份。很重。

最近搬離台北的居所。上百本的書,先分批搬下來,放在樓梯附近,等我把車開來再搬上車。就在我把車開到門口,打開大門,看到一位小姐,在翻我那一大堆的書。

原本住的地方,樓下是個在做資源回收的。那位小姐大概以為,那堆書是要給資源回收的阿伯的。看他口中還唸唸有辭的說,啊這麼好的書,怎麼要拿去回收呢?我只好暗笑的說,小姐,那些是我的書,不是要回收的啦!

瞧那小姐連忙趕緊把拿到一旁的書放回去(怪怪,還真多),一面向我陪不是。我沒生氣啦!可能是搬東西走來走去,天氣又熱,有點面露兇光的感覺。沒事啦!純誤會嘛!我笑笑的說。

後來那小姐出門,還重覆了一下,剛剛的那句話"這麼好的書,怎麼要拿去做回收?"呵,這是轉個彎,在誇獎書的主人嗎?哎喲,搬家很累內,找個樂子一下嘛!別那麼快噓我嘛!㊤

迷糊一下

昨天才決定,要寫一點"生活化"的事情。今天馬上有事情可以講了。呵,我上班竟忘了帶電腦。

今天上前不曉得怎麼搞的,明明時間還夠,我卻自己不知道在趕什麼。車子開走了,背包留在門口,忘了帶上車。都到了美術館,才發現,背包怎麼沒有跟著我?電腦,相機,資料,一樣都沒帶。只好又折回家,來回花了近一個小時。

難得有工地,有可以上網的"工務所",不然一堆行政工作,如果沒利用上班時間搞定,我看都不用睡覺了。雖名為"工務所",可是啊,其實是地下室的一個小房間,一坪大吧。我有個同事,看過我這"工務所"的照片後,說這活像是"更生人的角落"。真的,我差點哭出來。

這麼迷糊其實也不是第一次了,最幸運的是,我的背包還在門口乖乖等我,沒亂跑。偶爾在美村路上,以時速近100前進,還....ok啦!啊叔叔是有練過的!小孩子別亂來哦!

國美館的兒童繪本區,預計8月底完成硬體設施工程。這段期間,碰到許多大人小孩的詢問,可見這繪本區應該算是受歡迎的。小朋友,再等一下下哦!快完成了。㊤

改變一下自己

唐太宗曾經烙了一句千古名言"以銅為鏡,可以正衣冠;以史為鏡,可以知興替;以人為鏡,可以明德失。"用在我這文章的心境上,剛好。

我現在不得不承認一個事實。我,不太容易讓人了解。

也不是說我會裝酷,給人不容易親近的感覺。我是很"老實"的哦!(想要知道證據,私下找我)。而是,我想到,在平常接觸不到的時候,我怎麼介紹我自己。

這幾天,夜深人靜時,偷偷回顧了一下,這幾年寫的文章。寫Blog的初衷,並不是為了當日記,而是寫寫社論,品評時事,有點想當"無雙國士"的成份。所以特點是,長篇,論事,不太帶特別的感情。後來覺得,生活週遭的所見所得,拿來當寫作的題材,也不錯,才開始寫一些,比較軟性的題材。

之前我寫作的方式有點怪,規則也有點多。不寫沒有段落的文字。不寫少於100字的東西。文必載道,言必有物。沒有注音文,沒有錯別字,沒有小說般的文字架構。內容要有邏輯,有思考。寫的東西,我不一定會全PO上網。有的是沒寫完,有的是寫完了,覺得沒必要PO上去,這比例大概1:3吧?我的主題通常是"事",而不是我自己。如果沒和我實際接觸過,對我稍稍有點想法的人,想單從一個Blog,就想知道我的想法,嗯,那是不容易的。

夾敍夾議,左圖右史,三不五時掉個書袋的文章,只是反映了我做事的方法,和嚴謹的一面而已。好啦!以前寫作文,碰到抒情文類的,我就沒輙了。除了情書,那OK啦!啊不過,情書是我私人的東西啊,幹嘛要PO給人家看啊?以往的我認為,文字是"整理過的情緒",所以能寫出來的東西,基本上,已經是整理過的情緒了。

這個文字的包袱,太沉重了。Blog不是我的縮影,而只是我的一小小部份。而之前的我,天真的以為,這樣,就夠了。

我自認我的文章能載我道,但,我在怕什麼?怕別人知道什麼?還是我無法接受,把我自己擺出來,讓人欣賞,了解?

這次我不占星,不卜卦,只問我自己,這樣,好嗎?

我心情沒有不好,反而有一種船到橋頭自然直的舒坦。反正最近,我的生活已經開始轉變,什麼都在改,什麼都在變,什麼都得適應,什麼狀況都有。OK啦!

關心別人,也得讓別人知道,關心自己的,是什麼樣的人,是吧?㊤

恭喜"姑爺"老佛爺"及夫人"Sophia結婚啦!

7/21,我的好同學,好兄弟,高中同學,大學同校,換帖不夠要換XX才夠的,男的,老佛爺。和一樣是我高中同學,但是男的能換的,都不能換,但是還是好朋友的Sophia小姐,終於,終於給它結婚啦!

真的。這一刻,我們一堆高中同學,都等很久,等太久了。每次見面,那句"什麼時候要結婚?",我已經懶得對他們說了。總算,老佛爺和Sophia聽到大家的呼喚了,辦了一場溫馨的婚禮,拍了美美的婚紗,讓我們這些同學,好生羡慕啊!

老佛爺很早就要我,當他的伴郎。OK啊!自己兄弟的大事嘛!只是我都沒有時間,好好幻想一下伴娘是長什麼樣,工作就夠我忙了。那天下午,好不容易把工作搞定,趕到保養場保養一下我的車車。好在5點半左右趕到會場。呼!還好沒有遲到,還可以幫老佛爺招呼客人。

那天最經典的,還是當伴郎的那一刻。都怪老佛爺,真討厭,沒有讓我們有時間,培養個默契先。如果讓我的伴娘笑話,那就慘了。偷偷的問了,身邊的伴娘,你,有走過嗎?沒有,OK,嘴上安慰伴娘,決定等一下,先統一一下步伐,我說左腳出左腳,說右腳出右腳,等到一致了,再說唄。還好,還是走完了,一切都還順利。因為有人在拍照,我怕嘴型太大,小聲的講,伴娘應該有聽到吧?讓旁邊的人聽到,就笑話啦!其實伴娘表現得很不錯,應該是那天,除了新娘Sophia外,最引人注目的焦點吧。

提起老佛爺,我就得說個故事。不是他們怎麼談戀愛的哦!那個太有趣了。好,打住。想起當年,天下大亂,我大學重考(嗚嗚......)。十年寒窗,準備上場的前一刻,家人為我去卜卦,老師說"這小子,留在台中考會很辛苦,最好是到南邊考,越往南越好。是啊,往南,那不就要到南部的考區報名了?那,要住哪兒?我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家住高雄,也在重考(歹勢,兄弟,我把你賣了)的老佛爺。幾通電話後,事情就搞定了。

那2天的考試,真是太舒服了。考場就在老佛爺家附近,考完休息時間,我們不用留在考場,和一大堆人擠蔭涼的地方,直接溜回老佛爺家,吹冷氣吃水果。老佛爺的媽媽也是超熱情的。考試的那兩天,雖然太陽很大,壓力也很大,但是一切都是那麼的順利。考完老佛爺要我多留一天再回去,帶我去附近的夜市逛逛,體驗一下高雄的夜,順便慶祝我的生日。後來我們還上了同一間大學。啊對了,老佛爺,你的志願卡,還是我幫你交的咧,那天你不知道跑哪去風流了。

縱使各自都有忙碌的大學生活,偶爾還是會糾一下,喝個小酒。大學畢…

早上

和煦的太陽,涼爽的微風。雖然氣溫偏高,走兩下,汗流浹背,但是整個人的感覺,是輕鬆的。這或許是台中這個城市,帶給我的最佳觀感。

從停車場到國美館工地,得走上一小段路。9點了,廣場上運動的人群散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群群準備來看展的學生。小學生。遠遠的,看到一群,真的是小學生吧?10幾個,戴著小黃帽,一個老師帶隊,以兩兩併排縱隊前進。

同一時刻,差不多的方向,5個高中生(吧?),學生樣,一路說說笑笑,也往入口前進。他們的腳程較快,一下子就經過,那群小學生。原本進行著老師說著一句,學生們就說著一句的互外教學,看到那一群中學生妹妹,那個老師就馬上說:

有沒有看到大姐姐!來,一起說,大姐姐早!

看那些中學生害羞得大笑,我也笑了。多麼清純自然的互動啊!超感動的,無私無欲的互動,和感動。

工作上鳥事一堆,狀況不斷,對手難纏,朝九晚十。嗯,設計界的十八銅人陣,還好啦!還挺得住。苦盡就會甘來啊,就像杯蓋得用手榴彈才炸得開的卡布其諾一樣。㊤

星夜下班夜

趕完案子的下班夜,在大湖邊,我突然看見,好久沒看見的銀河,就在這盛夏的夜晚,隱隱約約,卻又特別清楚。這清麗的星空,記憶回到小時候,總喜歡在夜晚,躺在我家的頂樓上,看著遠方的夜景,也看著天上的星星。其實我還會有點怕那種,看著看著,好像就快"掉出去"的感覺。尤其當學校教到,地球是圓的時候,我咧,還真的會怕自己"掉"到地球外面。

夏夜的星座是特別的。銀河,牛郎,織女,這些以前曾記著的星座,雖然有一陣子沒仔細觀察了,但是星座並沒有變啊!所以還能讓我,一下子回復記憶,拼出夏夜的星座群。人世間的夢幻飄移,對照起每天都會出現的日月星斗,實在是非常強烈的對比。

易經有一卦"恆",雷風恆。恆卦的彖辭說"天地之道,恆久而不已也。......日月得天,而能久照,四時變化,而能久成,聖人久於其道,而天下化成,觀其所恆,而天地萬物之情可見矣。"原來,太陽每天會升起,會落下,月亮有圓有眉,形狀不一。春夏秋冬,各有變化,看起來是變,可是實際上又好像有它的規則在。恆卦以風行雷上的象徵,告訴我們,世間萬物的規則,其實是許多的變化所累積的,只要我們能找到它的"變",就能找到"不變",反之亦然。恆不是要我們"定"在某一點,而是要跟隨"變",從"變"中找到"不變"。就好像我們知道一年有四季,這是"變"。春天接著夏天,這是"不變"。去年的夏天溫度和今年夏天不同,這又是"變"。找到"不變",活在當下,就是"觀其所恆",自然而然就能看透天地的規則,"天地萬物之情可見矣。"

星座的排列,以人的角度,看不出改變,但是星座也會東升西落,這就是改變。大湖的星空如此,陽明山上的星空,一定和大湖不同。台北的星空,也不會和其它地方一樣。明天起,有一小段時間,我將暫時因公離開台北,雖然是回家,但是好像要離開一個,應該很陌生,但感覺很近的地方。這種飄忽的感覺,幾年下來,似乎已經到了頂點。該留在何處,該往哪裡去。在這一靜一動之間,好像也會有答案了。

唯一的不變,就是一直在變,我只能同意你到不行。㊤

至善路至善行

中華民國九十六年七月五日,陰曆丁亥年五月二十一日。昨日占得今天天氣,為澤山咸之雷火豐卦,下午果然開始下大雨。16時許,剛完成今日的工地巡視,準備離開。結果,我的BoBo,發不動了。

是的,發不動了。

啊!這不行啊!我還得趕回去,繼續我的工作。雖然不用回公司,但是還是得處理一大堆雜事,結果BoBo竟然不聽話了。工作上的鳥事,已經讓我快抓狂了(工作都是鳥事,不重要,略過),該不會是剛剛的雨,把火星塞,分電盤什麼的打溼了。

其實這要怪我,沒能平時照顧好BoBo,現在發不動了。嗯,認識的修車師傅在士林,還好,算近,我決定從故宮"推車"到士林,新光醫院附近。

剛下過一陣雨,不過沒有變涼,反而感覺得悶。推了一小段路,感覺好像全身都已經是汗。還好至善路很寬大,這時路上不算有很多車子,推起車來不算太難。只是走到東吳大學的對面,就已經快累攤了。想到事情又那麼多,我竟然還在這裡推車,什麼事都不能做,眼前還有一大段路要走。本想先回居所,把事情做一個段落,明兒個早再來救車。但是一個問題,我不知道從士林到內湖,公車怎麼坐。唉,真是......沒心情推了,索性架起車子,坐在車上,休息一下。看看書也好。

要打開包包的同時,腦袋有個念頭閃過......如果有人有車可以幫我拖車就好了。

剛想完,還沒坐定,一個騎機車的,年約4,50左右的阿姨,停在我左前方,用台語問我"年輕人,你要去哪裡,我幫你拖車"。

我是先嚇一跳,因為沒想到有人會在我旁邊。再來是有點懷疑,這位阿姨啊,你打算怎麼拖我和機車?接著是有點不好意思,大男人車子壞掉,竟要麻煩一個阿姨幫忙。最後是感激,這位阿姨啊,你真是救苦救難的菩薩啊!

阿姨問我要去哪裡,我先是請教這位阿姨怎麼稱呼。結果阿姨竟說"我國語不會講啦!你要和我說台語"。

是的,我傻掉了。

"這位阿姨怎麼稱呼您?","我是要去新光醫院,和士林區行政中心附近。"這兩句話,怎麼用台語講。我不會。我的台語,和同輩的朋友比起來,算是很差,不流利。沒辦法咩,從小不是講台語長大的。是教育因素,和什麼省藉的三小碗糕無關。最後我用台語問了阿姨是要往哪個方向走。三重,OK,順路。我再用台語告訴阿姨說"阿姨,真的很感謝你,請你幫個忙,我到了就會通知你。"

只見阿姨從機車上拿出一條約3米長的童軍繩,一端綁…

一起加油

最近聽到身邊一些朋友遭遇了一些事,心中覺得有些不忍。

吉凶悔吝,是自然的現象。有什麼問題,找找身邊的好友,互相的支持和鼓勵,還有,陪伴。是很重要的哦!

謹以心經一部,希望大家平安。㊣


Deartotoro 6/30/07 1:00 AM

昨天,應該說前天,發生了一件覺得滿意外的事。雖然是六月大熱天,可是覺得很心寒。心寒到爆。

一個比我晚進公司才一個月的小妹妹,剛畢業的新鮮人,早上主管才約談他,中午還沒吃,就在打包東西了。

我們一群同事剛從外面包飯回公司,就看到那個妹妹在收東西。哇,這是怎麼一回事啊?早上我不在辦公室,不清楚當天有什麼特別的事件,但至少最近這幾天,大家都相處得好好的啊?這個情形,很明顯的,就是這個小妹妹,要走人了。

很想知道發生了什麼事,為何細軟收拾得如此匆忙。坐在他旁邊的同事小聲的湊上去,想關心一下,但見那個小妹妹似乎是想快點離開,或許是因為公司的主管都在,不太方便講什麼,說了聲謝謝大家,就出去了。幾個同事一陣錯愕,一時間不知道要怎麼辦。我想,至少要有人表達一下我們同事間的關心,至於發生了什麼事,倒也不太重要。一個箭步,我追了上去,在小妹妹沒有騎上機車走掉之前。

我決定不問早上到底發生什麼事,我只問,還好吧?再來有什麼打算?見他心情還算平靜,接著就直說,早上和主管的單獨約談,是不是和現在你的狀況有關?簡單聽完那個小妹妹的敍述,我整個人都快爆炸了。

什麼玩意兒,真的是什麼玩意兒嘛!每個人都有過菜鳥的經驗,不是嗎?對一個剛出社會的新鮮人,給他合理的養成訓練,是很基本的不是嗎?當然老闆,上級的用人哲學,關係到公司的治理和發展走向,是老闆的權利。用不用新人,該引進何種屬性的員工,我們不能管太多,也做不了什麼。但公司的用人哲學,應該是要長遠規劃。而且上頭這樣子對待一個員工,一個還來不及建功立業的員工,其內心的不平和憤慨,可想而知。眼前這個小妹妹,此時表現出的平靜,還真的是讓我佩服他的情緒管理。

當他說到,生日那天還加班工作時,我已經開始難過了。因為是同個星座的,感受會更心酸些。過不久,其它的同事也跑出來,圍在小妹妹旁邊。當其中一個同事,也是這段時間小妹妹的"師傅"出現時,小妹妹終於止不住情緒,眼淚開始流了下來。唉,是的,女生一哭,我就沒辦法了。如果是心裡掛記著的人,光是知道她哭,或哭過,我的心也會跟著難過,甚至也會"水在眼眶兒裡轉"。今天這是因為大家的情緒都不好,我知道小妹妹已經很堅強了,不希望讓人看到他這樣,我感受得到,所以我就故意拉著大家,和小妹妹say個good bye就離開。雖然丟下一個在哭的女生,好像是不太道德,不過他也沒留在原地哭,和大家say g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