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九月, 2008的文章

至少是個肯做事的人

公務所需,今天又到了台南縣政府,和蘇縣長簡報一下設計。其實細設圖早就完成啦!只是有些小地方,還是找縣長談談,讓縣長了解一下,也好。

台南縣是台灣地區開發較早的幾個區域之一,文史資源豐富。幾個在縣內的大型開發案,縣長都會希望用古地名,來做為路名。上次到中研院拜訪過翁教授,才了解一個古地名的重要,可能代表了這個地方的地形,聚落的類型,特殊的地貌,甚至是當地的特產,或是有名的人物。這樣的資源,隨著時代的演進,和政策上的因素,簡化和重新命名的結果,很多的古地名,就消失,不見,不復記憶。一個地名的消失,和當地的歷史連結,很可能就斷了線。

例如台南縣永康市的"王行里",原本是"王田"和"車行"兩個里,而"王田"指的是荷蘭人當年的農場,而車行是"油車行"的簡稱,是指荷蘭人的煉油廠。這兩個名字,原本很生動的描述了,當地產業和地景,但是現在為了管理方便,把地名整編簡化,成了毫無頭緒的"王行",完全的把地名和歷史切割。台灣到處找得到這種例子。用舊地方當路名,或許也是另一種形式的,古地今用吧,至少寫信時用得到,也可以引起注意。

每次都會覺得,設計真的不應該在辦公室,冷氣房裡想出來。沒看過基地,沒有和當地產生情感和連結,甚至不了解當地的風土,水文,隔空設計,真是不負責任。更有甚者,是不了解基地,還自以為很清楚業者或當地的環境,隨意亂下決定,更改設計,自以為是的人。唉,當我把你們的方案拿出來,被業主一把推掉的那一刻,我是覺得好笑的。這證明了方案不能亂想,和業主的溝通,也別忘了和土地間的情感連結。說我們很生態,真的,我擔不起這個頭銜。

雖然我只是個小設計師,但很高興能和蘇縣長有著類似的意念。至少這是我遇到,還算是個肯做事的業主了。最近,蘇縣長的老闆,哦,是前老闆,那一家子,做老公的,把事情推給老婆,做兒子,女兒的,把罪推給媽媽,還有,做媳婦的,把罪也推給婆婆,這真是他馬的前第一家庭,忠孝倫理的典範。我不要什麼民主騙子,肯做事的人,能不能,多一個,再多一個就好了,OK?㊣


View Larger 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