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一月, 2015的文章

頂新與民心

本來翻古文觀止是要找句子,一翻就翻到縱因論,第一句就讓我掩卷嘆息。

對。黑心油的一審判決,令人不解。頂新的誰誰誰,和誰誰誰(懶得說了,自己去Google好)都無罪,沒事兒了。以為那些人都會坐穿牢底,一起變老的,沒事了。暫時沒事啦!可是也不確定檢方會不會上訴。不會就這樣說定了吧?

不均勻我和大家一樣,吃了N年的爛油。不均勻不吃牛,組合肉應該吃得還好,但豆花類的是我的最愛,看來某個程度已經開始石膏化了(幹),更別說塑化劑、三聚氫胺等等的。還有沒有什麼沒被發現的?看來只有天知道。

就司法而言,頂新一夥暫時逃過一劫,當然讓全民無法接受。想當時新聞爆發,頂新集團就受到來自四面八方的全面圍攻,祖宗八代都全被挖出來了。媒體、新聞、網路,莫不幹聲連連。自發性的抵制行動也開始發酵。人人皆曰可殺,偏偏司法不殺,來,寶傑,你怎麼看?看不下去嘛!

從另一個面向看,表示司法不會受到民粹的干擾。想想看,如果司法的審判,會因為民眾的觀感而左右,那就叫鄉民升堂審案就好啦!還要一個一品八府巡案大人幹嘛?這麼費工?

我要強調的是,讓司法歸司法,政治歸政治。一堆法官不食人間煙火,太多菜鳥、恐龍,這是司法制度的問題。法官違背自由心證原則,左躲右閃不問問題核心,只在程序問題打轉,遲遲無法做出判決,這是法官水準和訓練的問題。現場搜證不確實,分析化驗結果不明確,無法找到有利的證據,讓罪犯百口莫辯,這是檢方的問題。司法改革需要政府府主導,全民監督,畢竟這是攸關人民權益的事。 人民可以發動抵制運動,積極推廣食品安全衛生知識,甚至一人一信,一人一票,告訴那些睡著了的官員,那些只會喬事情的民意代表,不重視食品安全,不重視司法問題,我們就用選票,用行動,唾棄那些尸位素餐的傢伙。

政治人物,尤其是總統,或想角逐其位的人,真的不宜以個案,要求司法做某一個方向的判決。司法精神需要改革,但司法還是屬於專業,影響個案的手,政治的手,請拿開。用民意,用集體力量干預司法,是危險且不正確的事。政治人物,請帶動宣示,改革司法風氣,重建司法威信,不要為了討好群眾,為了選票,干預個案,影響司法的獨立性。司法要有自己的獨立性和自信心,期望有明鏡高懸的公正法官,並不切實際,擊鼓欄轎告御狀,也只是制建思想,政治人物要給司法判審判的空間,和改革的壓力,不是一天到晚對著個案或個人指手劃腳,司法是為國家服務,絕對不是政治工具。

民間能做的事,其實更多…

別讓心冷了

先不管什麼馬習會了。雖然,在歷史上算是件大事,後續引起的效應,值得關注,但我還是想先談點近的。

大環境很糟糕,這是許多人知道的事實。經濟不好的結果,大家都要找"便宜又好用"的事情。誰都希望能用最少的成本,取得最好的服務。用合理的成本,取得合理的結果,本是天公地道的。當我們都會抱怨,公家機關總是用最低標來辦理工程,一昧壓低降格的結果,相對就是犧牲品質。這我們也都知道。

但當我們自己要買菜買車買房子,哪時不比個最低價先?如果我們都難免如此,顯然最低價,不是問題的核心。以公共工程來說,物超所值是比登天還難,但無法訂出合理的需求,用合理的價格,買到合理的服務,換得合理的品質,應該才是問題的核心。

以水為例。昨天看了民視的"異言堂"節目,說曾文水庫的排淤隧道,全長近1200米,預算40億,但這筆錢,沒有算在水價的結構成本裡。在台灣,水太便宜,但世界各國早就警告台灣,說我們是缺水危險區的前幾名。民眾不珍惜水,政府沒有足夠的錢,進行水資源的分配和改善,連鉛管的問題都可以一拖再拖,還談什麼水資源的改善?便宜,低成本,真的是對的嗎?

當設計行業也走向服務化時,也開始被要求低價低成本了。時間愈來愈短,方案愈來愈多,雖然拜科枝進步之賜,許多傳統上認為很花時間的作業,都以自動化取代了。但基本的構思和腦力激盪,是電腦目前還無法達成的。有時候真的會很羡慕前輩們,那改一張圖得花一個月的日子。

那種時光當然回不去了。大家都做得很灰心。怎麼辦?

我也沒有解答。自己也身在其中。不是要大家就完全放爛,灰心喪志,也不是要洗腦,說什麼激勵人心的鬼話。目前我的想法,還是希望自己,保有那一片的熱情和想像,只怕一點點,也好,不能完全被現實打敗,但也不是就把靈(屁)魂(股)便宜賣掉,自己喜歡做的,想做的,找時間做做看,試著累積點別的東西,保護好心中那小小的火光,不要讓它熄滅。熄滅了,就沒有了。

不要只為錢做事,要做就做能夠有影響力的事。先試著不要讓自己的心,和環境一樣冷掉了。我是不均勻,今天聊到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