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六月, 2009的文章

要堅強

今天聽到一個讓我久久不能釋懷的事。朋友Neo轉述的。

事情也是發生在我另一個朋友身上。那位朋友Chin,是位上進獨立的女生。任職於某大企業,每天認真工作,獨立,自信,名為敗犬,實乃現代女中豪傑。不知何故,迄今仍單身。

話說上星期某天,Chin獨自一人開車到淡水看風景,選了個風景不殊的好角落。正當他醉心於眼前的山光水色時,後面突然有人拍了拍肩膀。不用怕,因為事情是在大白天,所以Chin就轉身一看,原來是一對小情侶。那女生問了Chin說:

小姐,你還要坐很久嗎?

靠夭(歹勢,這句是我加的,不是氣質高雅如我朋友會講的)我還沒欣賞夠,會坐多久我啊知?而且,我要坐多久,就坐多久,這是我的權利吧?這裡是公共場所,public space,我要坐多久,應該誰也管不著吧?內心戲演完後(以上是設計對白),我朋友Chin即表示尚無馬上離開的意願。

有趣的來了。那個女的,回頭對著他的相好說,哎喲!那個人還沒馬上要走啦!不知道還要坐多久?

道友啊!我聽到這裡,就已經氣到爆炸了。這兩個小白,也真的太白了吧?約會沒好地方坐,還想趕別人走哦!這麼屌啊,那椅子又沒規定坐多久,想親熱還要別人讓位子哦!你他馬的是什麼東西啊?現代的小朋友怎麼一點公領域的觀念,和互相尊重的想法都沒有啊?還敢隨便叫人讓位子。又不是要把位子佔到永遠,如果那個位子的風水真的那麼好,就心甘情願的在旁邊等一下,等一下讓我朋友舒舒心,不行嗎?不然就識相點,自己再去找其它的地方坐嘛!全世界又不是只剩下這個位子(就算全世界只剩這裡可以坐,也輪不到白目小倆口)。那對小倆口,真是沒禮貌,沒教養,沒唸書,沒知識,不長眼到家了。

兩個人一起欺負一個人,算什麼英雄好漢!而且,讓我傻眼的是,竟然是那個女的,而不是男的去講的。大概是看我朋友是女的,才找女的去講,比較好講話吧?可是這樣也不對啊!今天如果坐在哪兒的不是我朋友,是個乞丐,或是個大哥,我看他們吭都不敢吭。擺明了就是要欺負人,欺負一個人。

不曉得我們的教育,到底出了什麼問題。一堆白目和不長眼的小朋友,正在漸漸充斥著台灣的社會。不曉得要有什麼社會機制,才能讓他們知禮曉義。或許這不是我一個人能夠解釋和解決的,管好自己就行了。唉,只是覺得很心疼,很為我那朋友的遭遇抱不平。別氣啦!下次再遇上那種白目,我看就直接丟進淡水河裡算了。要看風景就讓他們看個夠吧,省得囉嗦了。

體驗明治神宮

很難想像,一個近1千4百萬的大都會裡,綠地是隨處可見,而且,都頗具歷史意義。先提提明治神宮。 明治神宮位於東京的原宿(Harajuku)。佔地近71萬平方米(大安森林公園約25萬平方米),是東京一帶大型的綠地空間(東京尚有皇居、新宿御苑、上野恩賜公園等大型綠地)。明治神宮是為了奉祠日本明治天皇和昭憲皇太后而建的神社。裡面主要的建築,有神社主體、3座大型的原木鳥居,裡面還有一座明治御苑,都是很值得一看的日式傳統建物。原先的神社主體建築,已毀於二戰的空襲。現在看到的是依原樣重建的,雖然如此,還是一座非常古典,具有日本美感的傳統建築。身在這明治神宮,最令我感到舒服的,是在這裡,成群的參天古木,好像置身樹海的包被感。以前唸書時,老師有提到包被感這個詞,總以為是被周圍的建築包圍。沒想到,在這寸土寸金的東京,竟然不是被房子包圍,而是被綠樹包圍,而且是有點"鋪天蓋地",應該說是"泡"在綠裡了。走在碎石鋪成的參道上,從神宮入口到神社主體,這段約15分鐘的漫步,好像就經歷了一場,自然與心靈的洗滌。不管外面就是喧鬧的大都市,人來人往,到了神宮前,心已經靜下來,看著也是包圍在樹海間的神社,也發覺自己也是空間的一部份,環境的一部份,什麼壓力,煩惱,真的也就消失了。要走進神社大殿前,突然想到,這位結束德川江戶幕府,重建皇室權威,推行全盤西化,帶領日本成為現代化國家的領袖人物,這裡就是日本人紀念他的地方。沒有高聳的建物,沒有無際的廣場,和皇居一樣,人造空間被包圍在大樹群中,把絕大部份的土地,留給了自然,只有門口鳥居上的菊紋章,說明了這裡是皇家的場域。人的企圖心,可以使國家富強,也可以侵略鄰國。日本人說他是明君,受侵略國的人民說他是武夫,只有一同處在這裡,這塊自然的場域中,只有建築之美,只有綠意之思,其它的,好像也沒有了。深深的被明治神宮的綠意感動。一世紀後的台灣,是否也可以看到這樣的綠意?一世紀後的明治神宮,又會綠成什麼樣子?呵,別再想了,自然的事,自然會知道的,就自然的發生吧。㊣

我從東京回來了

嗯,我去了一趟東京。一個星期。剛回來。已經忙了近兩個月了,我知道其實這不算什麼。做我們這行的,就是要一直忙,一直忙,一個案子忙完,再接著下一個案子。案子完成了,又有新的可以忙了。也可以說,這是種"苦樂循環"吧?這個時候出去,有點心虛。案子只能算告個段落,接下來還有什麼,不知道。偏偏又來個H1N1新流感,哪裡不流行,日本最嚴重。本來只有關西是疫區,出發前兩天,消息傳來,連東京也有了病例。知道我要去日本的,沒一個贊成的。自己也很刨,很怕有個什麼萬一,自己得了也就算了,如果還連累別人呢?到時候只會挨罵,說我聽不進人言......。真的不知道要怎麼辦。行程2個月前就排好了,機票早就訂了,假也請好了,就H1N1來擾局。取消假期,還真的會不爽。後來決定,還是出發吧!管他的工作。這7天的行程,除了知道星期五要聽演唱會外,去哪裡,做什麼,我都不知道。人都到了成田機場,才發現成田機場到東京,還得坐火車一個小時。就這樣,在有點迷糊的狀態下,也順利平安的完成這次的旅行。很棒的體驗。上一次到日本,是2004年的事了。東京是第一次來。我們過的,完全是一般日本人的生活方式,這樣的旅程,更能貼近一般日本,也能觀察到一些平常不會注意的小細節。在台灣電視上,看到日本嚴重的H1N1疫情,但是實際觀察到的,日本人並不因為有疫情,就改變平常的生活模式。只是隨處都可以看到戴口罩的人,還不少是外國人(尤其是台灣人)。在日本的生活很舒適,街上沒什麼車子,自行車能自在的遊走於人行道上,但不會按鈴驅趕行人。車輛也是非常的禮讓行人,沒人闖紅燈,沒人超車,也沒人亂停車。鐵路、地鐵非常的方便,加上短程的行走,可以輕鬆抵達東京都的任一角落。商店街也是整齊乾淨,路寬和台灣一樣,人比台灣的夜市多,但不會覺得擁擠。夜晚的涉谷、新宿、川崎等地比白天熱鬧。東京真的是個世界首屈一指的大都會。但日本也不是全然完美。每天晚上9點10點,街上滿滿的醉鬼,尤其是星期五晚,感覺整個東京都泡在酒裡了。下班時間的電車,上面擠滿了人。日本的物價太高,平均水準是台灣的三倍。還有,很奇怪,日本女生有些真的還不錯看,在東京很容易就看得到正妹,還真的很可愛,打扮很很時尚,覺得台北東區的OL一比,都已經完全遜掉。但是,小腿都不好看,因為長時間穿高跟鞋的原故,不是小腿變型,就是連走路都好像不是很穩。能在H1N1和北韓核子試爆等事件籠罩之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