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一月, 2011的文章

轉變的時刻

哇!這個題目,我好像寫了好幾次了。啊歹勢啦!就讓我常常轉變一下。人生無時不在改變,不是嗎?覺得自己算是滿沒自信的。這個週末,原本要去宜蘭,拍鐵道,順便為競圖的事準備一下。後來因為天氣的關係取消,就很臨時,很匆忙的(幹,學了倉頡那麼久,還是有幾個字,字碼忘了怎麼拆。歹勢臨時訐譙一下),找了主辦的同事,決定一早要和他們的車出發。其實我也知道,這個是有聯誼性質,本來就有點"不單純"的聚會。好啦!啊就想去看看別的妹咩!還有一個主要的目的,就是看看可不可以,藉這個公開活動的機會,和一個同事,簡稱A(沒有B了),嗯,本來算有點小熟的,可愛的,很OK的,同事,嗯,恢復點互動啦!前因我會另外寫,那是屬於好人傳的題材,在這裡寫太多了,就沒啥好屁(或好哭)的了。他並不是被聯誼的對象,只是大家出去玩,我不過是找個機會罷了。一路上的行程,從集合到出發到路上到......可以這麼說,從頭到尾,完全出乎我的計算之外(謎之音:你本來就算不準)。本來以為是大家同一車,結果來了4車,好大陣仗的人。和主辦的同事一車,他本來就是high咖,我只能陪笑,完全沒我發揮的份兒(是自己把妹喇塞的功夫根本不到位,就別找藉口了唄)。要做什麼,A同事都閃得挺遠的,也可能是我自己心裡有鬼啦!本來是真的想找機會和他聊一下下的。原本的計畫目標,就是至少有打招呼,有聊天,打破點之前的彊局。沒機會,就是沒機會。過程中,是啦!我也在有點小小的閃躲,畢竟解決這種事,小弟本來就非常不在行。還好小弟有記得帶上相機啥的,替大家拍拍照,轉移一下自己的焦點。真的都沒說到話嗎?也有啦!至少我喝到他端給大家的羊肉爐。感動。回到台北的路上,好失落的心情,心情好失落。我們都坐了同個同事的車回台北,但路上,我累了,我也難過。車上大家都很high,但我就是累,累到只想閉著眼睛,我想我真的不是high咖,不是個很容易social的人,或許,在別人的眼中,其實我是個不容易相處的人呢!累了一天,心累,身子也累,就一整佪覺得,其實我不屬於這裡,不屬於公司,不屬於台北。站在人來人往的台北車站,寂寞的感覺,來到了這幾年難得的高點。連看到光華商場的正妹,我都沒什麼表情和心情。星期天和研究所的老闆見面,原來是想和他討論,想再回學校去唸書的事情。這不但是職場的決定,還是關乎人生方向的決定。老師還是發揮了他的功力,讓我發現我的說法,真是孔洞百出。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