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八月, 2006的文章

急公好義?庸人自擾?

呼。今天總算鬆了一口氣,把一個很難搞,燙手山芋之燙手山芋,暫時給解決了。

唉!這說來尷尬,這種苦差事,本來就不是我的業務範圍啊!只不過一時手癢手賤,加上一點點所謂的古道熱腸, 把一個用了很久的系統升級。結果,系統維護的責任,就不知不覺的落在我身上。我還不知道,我已經像水煮青蛙。

我的預感不幸成真。一個不正常的停電,那個系統掛了。哇!我只好去當救火隊啦!結果呢?呵呵,我得讓系統修好啊!因為我自己也是使用者之一,我也希望趕快把系統修復。無奈事與願違,系統怎麼搞都搞不定。我自己的專案,期末報告要交了,可我這時想抽腿,已經沒辦法啦!

壓力這時出現了。所上的老師已經等不及了,大家也都等不及了。唉.......可偏偏系統就是不合作啊!網路上也找不到相關的解決方案。急翻了,真的是急翻了。

在這中間,一個星期,感謝許多支持我的人,體諒我的肉腳。也感謝侯大和Daniel大仔。說真的啦!我一直覺得,會在什麼時間,遇到什麼人,說了什麼話,做了什麼事,都會是一種"暗示"。這個和所謂的"緣份"不太一樣。我沒讓他們知道,其實這個星期,我過得簡直是行屍走肉,但是我卻能從彼此的對談中,得到一種無形的解放,進而去思考,我該用什麼心態來面對目前的困難。我感謝他們。

當然,有人上天堂,就代表有人得下地獄。平平都是用得到系統的人,我也相信你是有能力可以協助我解決的。你做了什麼?只是看我在忙,說了一個解決方法。唉.....你也只是一張嘴而已嘛!有什麼好屌的。其實我本來就不期望你來幫我,同事那麼多,看到我中午了還在搞,連做做樣子,問我要不要一個便當,都沒有。之前還怪我說不和大家吃飯,是"不尊重傳統"。歹勢,吃飯是一件非常美好,需要氣氛培養的事。我可不想吃不下飯。

唉,怎麼辦?到底是急公好義,還是庸人自擾。做人啊,還真他X的難。感謝感謝。㊣

學一下怎麼革命好唄?

施明德先生站出來,發起的「百萬人倒扁」,風起雲湧,響應熱烈。對現在掌權者的不滿,如滔滔江水般,綿延不絕啊!阿扁一家被爆的弊案,更是如黃河長江啊!不曉得該不該說,其實我暗叫不妙。就直接說吧!這次的運動,我不樂觀。1人100,捐款幫助活動,這個動作本身,策略性就十足。這是個民氣的風向球,看看有多少人會捐。現在看起來,捐款的數字還滿大的(近5000萬)。如果這是個慈善救助的捐款,多少錢和做多少事,是有正相關的。而施先生所要的,是一個群眾的集會行動,這些錢能等於真正參與活動的人氣嗎?這是我的一個疑問。第二,就是各個所謂「反扁勢力」的態度。從泛藍三黨,台聯,親綠學者,醫師律師團體,甚至到爆料立委等,目前浮上抬面的反扁勢力,就是這樣。真正集結過群眾的勢力,除了親民黨,就是接下來的,施先生為首的,還有黃光國教授等兩大集團。這兩個真正以基層群眾為骨幹的反扁勢力,他們之間有合作關係嗎?沒有,反而劃清界線,井河不犯。這難道就是中國自古以來,正義之師,總是眾不擊寡的宿命嗎?戰國時六國合縱,不敵一秦連橫。三國時討伐董卓的關東軍,還沒到函谷關,自己人就先自幹了。為何打著正義旗號的所謂義軍,總不免因自己內部分化而失敗?都是因為成員間,只顧算計自己的利益,要衝別人去衝就好了,隔山觀虎鬥,最後再坐享其成就好。每個人都這麼想,團結,聯盟,都是假的。要革命,要先學劉秀,朱元璋,先想辦法讓自己成為革命「唯一」的代言人,這樣自己標榜的正義才會「純正」,面對腐化的執政者,就能心無旁騭,義之所向,摧枯拉朽。孫中山先生說過,革命就是要先「鼓動風潮,造成時勢」。現在每個反扁勢力看來,除了施先生和黃教授,其餘的,尤其是政黨,都在觀風望向,寧願當一個等待時機的人,等著當那一個最後壓垮阿扁的稻草。面對強大的執政勢力,整合都來不及了,還在比什麼民粹,比什麼血統。施先生確實做到了鼓動風潮,但是他表明了和民盟的不往來態度,個人非常不認同。這些親綠人士,應該要先好好的反省,阿扁今天會把台灣搞成這樣,你們也是幫兇。再來,搞革命,搞街頭,甚至,搞流血,現成的兩個人可以學,孫中山和毛澤東。想想看,孫中山11次革命,有哪次選在帝都北京?毛澤東很實際,在1935年共黨的遵義會議上,確立了共產革命「鄉村包圍城市」的戰略。看看我們的遊行,都在首都搞。這不是什麼擒賊先擒王的理論,而是要問,現在這個政權,6年來貪汙腐敗的結果,是誰最倒楣?是那…

淡水訪友遊

想找個有山有水,歷史和現實交錯,假日人潮洶湧,各色正妹,不絕於途的地方,淡水,是我第一個想到的地方。昨天下午,應大學同學兼換帖兄弟廖仔之邀,到他淡水的家走走。好久沒來淡水了。覺得這種觀光地點,不應該找假日來的。不過人家「住」在觀光勝地啊!立場可看咱不同。每次來,都對廖仔能住在這兒,帶著既羡慕,又忌妒的心情。我們找了一間,在紅毛城下,海關碼頭邊上的餐廳。夏夜,晚風,河水因海的漲潮拍打著岸,遠眺對岸的八里燈火,把淡水河岸嵌上了五顏六色的寶。遠望觀音山型,山路上的燈光,像連續光點漫步其上。這樣的寧靜,有時會被劃水而過,裝點得七彩繽紛的遊船打斷,行船過後,又歸趨於平靜。偶爾由旁邊小路走過的正妹,品嘗著藍帶豬排,和老友暢談國家大事,分析新聞人物,交換潮流心得,嬉笑怒罵,各言爾志。餐廳旁的小路,是到河邊的,遊人如織,自然正妹如雲。不顧話題正烈,也會同時被從旁走過的正妹吸引,接著就一陣品評。如百年前艢桅林立的淡水港一樣,此時千帆過盡,不知何人為我停留?雖然有一點點,一咪咪的不真實,但是我想大部份是因為身在美景之中吧?飯後廖仔請我到他家小坐。路上經過真理大學,小白宮,哇!我對淡水的認識,還真不是普通的膚淺。這些地方我都「聽過」,但從未來過。廖仔不虧是地頭蛇,還帶我去一間,號稱「正淡水阿給」。早上5點開始賣,過中午就沒有了。哪天我一定要透早來吃。5點?沒問題的啦!自從當小小助理以來,深居簡出,早睡早起,我已經很久沒有「夜生活」了。廖仔找我到他家大樓的頂樓。哇!真的只有「極目四望」可以形容。陽明山,淡海,淡水街,八里,淡水河口,觀音山,關渡,有時萬家燈火,有時寂夜虛空。這……想吟詩賦辭,只怪國文素養不好,已經辭窮。想拿出相機拍下眼前所觀,卻又輕輕放下,寧願用我的眼睛,仔細的看看這景色。淡水的夕陽美,夜景更美。我對廖仔說,(語助詞),像你這樣住在這麼浪漫的地方,沒有去把個妹,成個家,沒人陪你一起看夜景,可惜了!他說,是啊,但是,懂得欣賞景色的妹多,懂得欣賞愛情的妹少啊,(語助詞)。一陣語助詞後,相視而笑。淡水之旅,就在月影,水色,和這一陣語助詞中結束。對了,那個什麼「邁阿密風雲」,是我看過最難看的警匪片。劇情老梗,節奏不明,缺乏張力,槍戰都不槍戰,飛車都不飛車,警察會開飛機,開快艇,也就算了,還會變成特戰部隊是怎樣啊?還有,我最那個的,為什麼第一女主角是鞏俐啊?柯林法洛還要和他演床戲是…

梁容輝老師訪談記

承蒙Daniel大仔的牽成,借台大進行專案訪談之便,針對環境互動及創新產業的問題,訪談銘傳互動媒體實驗室的梁容輝老師。和Daniel約在台北火車站會合,坐電車到桃園,結果跑到「女性專用車廂」去了。咦?不是說鐵路局已經取消專用車廂了嗎?算了,還是別太厚臉皮,換別節車廂吧!後來和Daniel小討論一下,覺得這個女性專用車廂,真是個爛點子。站在保護女性的立場,是好,但是為什麼就沒有男性專用車廂呢?不是要爭平等,而是考慮列車整體的服務品質。此外,我從來就不覺得,設立女性專屬區域,就等於保護女性。請問,翻遍現行法令,男性硬闖女性車廂,犯何法,當何罪?沒有,一點都沒有。一個男性要進去女性專用車廂,除了道德勸說,別無它法。那在列車行駛過程中,滿車的女性是不是就有危險?趕快取消這種笨到不行的措施吧!那些什麼搞女權運動的人,最好也給我閉嘴。你們所謂的平等,不知道已經害了多少人!哇……歹勢,岔題了。我們和梁老師在桃園遠東的Starbocks,展開今日的訪談。梁老師從web 2.0開始,描述目前網路地圖的現象。自從web 2.0的概念,在2005年被提出後,網站的內容構成,開始形成社群化的現象。網頁的內容,不再由「keyword」主導,而是網友自己設定的「tag」。網友可以自定新聞,自定內容,對網頁的內容,進行tagging的動作,然後經過重組,分類,和其它的網友分享。這種「自訂」及「分享」的過程,經由網友間的collective和collaborative,在目前的網路上,正不斷的發生。同樣的,Google Maps的產生,讓網友有機會將地圖製作成「mash up」網站,以地理位置為對象,貼上自己對這個地點,這個空間的看法,然後一樣,分享給別人,讓其它人也可以在別的位置,貼上別的標籤,或是編修別人的標籤。這個行為有另一個名詞「GeoTag」表示這是針對地理空間的tagging。拿wiki這種知識集體集合的web 2.0網站來說,wiki是指一種網路百科全書,是集合眾人之力編修而成。條目可以自己增加,內容可以編修。可以修自己的,也可以修其它條目。利用眾人之力,得到一個最好的解說。延伸到日常生活上,可以用wiki的概念,形成挖掘或喚起一群人的集體記憶,及記錄的平台。梁老師打了個比方,畢業同學會的網站,或許可以做成wiki的形式,蒐集「每個人」對「每個人」的看法,同學們可以隨時上去,編集個…

理想颱風天

今年的颱風似乎有點多,大家最期待的就是放颱風假。其實我不太喜歡放颱風假。一來能放颱風假的天氣,肯定已經非常差,加上台灣無能的政府,每次災情一定特慘。二是我放假,大家也放假,毫無成就感可言。如果再加上停水停電,那真是無聊,無言,無奈啊!不曉得是不是生活越來越苦悶,每到颱風要來,就有一大堆人祈求,颱風趕快來。搞越大越好,然後賺一個颱風假,沒有整天,就算半天也好。有時老天垂憐,颱風輕輕帶過,總聽到許多人同聲嘆息,一個好好的假日就沒了。我相信這樣的「怨念」,某個程度也是反映,人民的生活痛苦指數。凡事總有幾家歡樂幾家愁,相信我,連颱風也一樣。有人抱怨沒颱風假可以放,但也有人是額首稱慶。住在低窪地區的,山顛水濱的,每次颱風做大水,他們總是受害者。封山掩村,家破人亡,慘不忍睹。他們為了討口飯吃,住在我們一般人認為,比較危險的地方,實不得以也。所謂的政府,也只會狗叫要他們搬走,卻也拿不出什麼辦法要他們離開。當官的心虛啊!別怪政府不想解決問題,只是連後續經濟照顧的能力也沒有。官員們不敢,不行,既想放颱風假,又不希望搞太大。矛盾啊!颱風對台灣地區來說,其實是非常重要的雨水來源。雨水又是發展農業的關鍵。農民也是颱風矛盾情節的受害者。颱風來了,菜價漲了,媽媽小姐們,又要哀聲連連了。有時颱風還在千里之遙,菜價就因為「預期心理」而漲價。大家怕颱風過後的菜價太高,先搶先贏。如果颱風沒來呢?管他的咧,有來沒來,果菜批發商們,都在蹺腳數鈔票啦!政府咧?不是都會出來平抑物價嗎?我……我也很想知道。調節農產機制,應該比去防災中心吃便當聽簡報罵人作秀重要吧?颱風造成的苦樂集團,可以簡單的用下圖說明。有沒有什麼兩全其美的方法?有啊!當然有。台灣的人口地理結構,解答了這個問題。我查了資料。以台灣地區普遍認為的,傳統上人口密集的「北部地區」(台北縣市、桃園縣)來說,民國94年,北部地區佔了台灣人口(22689774)的36%(台北市2616375人,台北縣3736677人,桃園縣1880316人),農地面積只佔台灣地區(833176.422公頃)的9%(台北市3393公頃,台北縣32824公頃,桃園縣38778公頃),也就是說,最期待放颱風假的,北部最多,颱風所造成的農業災害,在北部影響機率最小。這也符合目前台灣的經濟地理結構。所以,颱風儘量往東海及台灣海峽北部移動,中心通過台北盆地的移動法,是影響最小,最皆…

可惡虐貓人

以下的文字可能很火爆,但是我已經不管了。

馬的,那個虐貓的人,總算被抓到了。覺得欣慰了一下下,高興得沒辦法多久。人,是抓到了,不知道還有多少動物被虐待,不確定這樣算不算是遲來的正義。站在人類的立場,我非常不爽。內湖方姓虐貓人,我說,你不愛台灣。有種好漢做事就好漢當,為什麼要po簡體字,把自己搞得像大陸人。你想嫁禍給大陸人嗎?你以為裝個陸郎,就可以逃過追查嗎?我了解你的苦處,一直想當中共同路人,第五縱隊,匪幹,共諜。可惜你錯了,人家雖然是共產黨,到底還比你有良心,網路上早就兩岸合作,把你幹翻了。他們還不屑你咧!真是把台灣人的臉丟光了。遜。喂!沒事欺負什麼小貓啊,人家和你有仇嗎,還是你被貓欺負了?有什麼委曲,可以找獸醫,找關懷動物協會,不然找張老師,生命線,這麼多的管道讓你發洩,偏偏找幾小貓,虐待,拍照,還po到網路。這樣你會很爽是不是?蝴蝶夾夾耳朵,套橡皮筋,灌水,灌清潔劑,剪掉鬍鬚,強灌胡椒粉,沐浴乳,燙熱水。最過份的是,你還,你還,故意讓小貓差點窒息,呈現缺氧時的脫肛現象。怎樣,很爽嗎?窒息,脫肛,你想讓小貓也體驗一下,什麼是人類的「窒息式性愛」嗎?幹你X的咧,你很屌啊!我真的覺得,你很屌,但實在是屌得不怎樣。很豎仔。三小,你是有他馬的生活上不愉快嗎?工作不順利嗎?感情談不成嗎?會用這樣的一個替代的方式,轉移自己壓力,我真的懷疑,在你虐貓的同時,想的是誰?人是生命,動物,植物也是生命啊?人殺人就償命,為什麼隨意殺其它生物,用極不可取的方法,虐殺,迫害其它生命的時候,在法律上就總是輕輕帶過呢?一個不會尊重其它生命,視其它生命草芥不如的人,會尊重其它人的生命,那才怪。虐待動物的新聞,隨意砍伐老樹的新聞,都已經不算新聞了。每次看到那些加害者,面無悔意,還喜形於色,我只有一個感想,這些東西是什麼貨色,還配當人嗎?在大千世界中,人只是萬物的一分子,需要和其它物種共生共榮,人類不可能只靠自己活下去。我真的覺得,把那些不懂尊重,不懂包容的東西,以眼還眼,以牙還牙,像那個方什麼的,法律系的是不是?科技新貴是不是?幹,一樣我他馬的把你用蝴蝶夾夾耳朵,套橡皮筋,灌水,灌清潔劑,剪掉鬍鬚,強灌胡椒粉,沐浴乳,燙熱水,再來個窒息,然後,一樣,把你口吐白沫,四肢癱軟的樣子,拍成私寫真,po到網路上。如何啊?或許我找幾隻貓來,在網路上欣賞一下你的寫真。怎樣,還可以吧?據新聞報導,這個方三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