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二月, 2006的文章

等到心慌--110報案電話

民國九十五年十二月十八日18時29分左右,我騎車由大直往內湖方向,途經北安路大直街口,看到一台機車,就倒在路中央。看起來不像車禍,因為眼前只有一台機車。還算完整,沒被撞得稀巴爛。但是,人呢?騎車的跑哪兒去了?

事情似乎發生一段時間了。我觀察了一下附近,因為是下班時間,路口有不少的妹妹,等著過馬路,沒什麼圍觀或討論的人群。我先假設那位騎車的,應該會在路旁和人吵架,但是我也沒看到。北安路的車流量很大,偏偏這時也沒看到半個警察。不管了,這是個很詭異的現場。我先報警,在警察大人來之前,先指揮交通先。

110,多麼重要的電話。可是我聽到的,不是馬上接電話的條子,而是將近30秒的音樂。

這是什麼情形啊?平常沒什麼事,只要是精神狀態正常的人,不會打110去鬧的。偏偏就在有事的時候,繁忙的台北街頭,重要的是,有人都不曉得跑去哪裡的時候,110居然還給我音樂聽。

管他放音樂的時候,電話有沒有被錄音,在那漫長的幾十秒中,三字經早已脫口而出。他馬的,我會懷疑,我打的電話號碼,不是報案電話,而是什麼大企業的客服專線。一樣是語音指示,一樣的等待音樂,一樣的轉接再轉接,拜託!搞不好一個人的生死,就在這幾秒間決定了。我知道現在警消單位的系統,可以根據我發話的位置,直接轉接到負責該位置警勤區範圍的派出所接聽。別向我牽拖什麼資料轉換啦什麼問題,這種問題不應該是問題。

好像現在什麼事情,都得罵一下,就比較好處理。就在我一串詛咒後,電話那頭總算有人接了。報警了,那個騎士也突然出現了。原來他剛剛在路邊,正在和害他犂田的人理論。沒事了,我也要閃人了。

打110竟然不是馬上接聽,還要等,我真的很不爽。

或許大家看到這裡會問,啊那個人有沒有怎樣?啊你沒有譙一下那個接電話的警察……。答案很簡單,都是男的,所以,沒什麼特別的。謝謝。㊣

笨蛋,問題在政府

報載法務部近日簽署了死刑執行令,引起社會對死刑執行的關注。台灣已經近2年沒有死刑執行了。很久沒有執行死刑,有人會覺得,這表示台灣治安改善了,有人覺得罪犯請的律師太高竿,判的法條都是輕的。不然就是司法單位不用功,案件審得不嚴謹。以上的原因,都有可能。連對死刑太久沒執行,都可以有如此分岐的意見,廢除死刑的討論,那竟見就更多,更分岐了。關於死刑的存廢與否,很多人都從法治及人道的觀點來討論。其實,法治就代表政府,人道就代表人民,統治者和被統治者,本來就是對立關係,純以法治及人道的二分法來談死刑問題,當然是各執一詞,根本就沒有交集。要我談,很簡單,是誰在執法?當然是政府,所以問題就出在政府,能不能展現有效執法的能力。為什麼從古早的社會,就有死刑的存在?「以眼還眼,以牙還牙」、「殺人者死,傷人及盜者抵罪」等語,說明以往的認知中,犯罪有其誘因和動機,相對的也要付出代價。罪有其輕重程度,也就代表犯罪者,在犯罪行為完成的當下,就必須要有付出同等代價的覺悟。殺了人,其彌補苦主損失的代價,想當然爾的就是以犯罪行為人的生命交換。早期社會的司法概念尚未建全,法律淪為統治者控制人民的工具,在人權不被尊重的環境下,司法實在談不上什麼品質,犯罪嫌疑人往往不經任何無罪推定,就被加以拷打,定罪。活著都不一定有為自己辨白的機會了,更何況立處極刑的人。就中國歷史上的奇案冤案,就已經一堆像山一樣了,「青天大老爺」更是可遇而不可求。就算有朝一日,沉冤得雪,都已經是白骨一堆了。生命是一去不復返的。現在社會有鑒於死刑的可怕,對於死刑的認定和執行,各個國家都有完備的法令及規章,目前也已經有至少86個國家在法令上「完全」廢除死刑,看來死刑的廢除是世界潮流。但為何在台灣,仍然找不到共識?就是人民不相信政府,怕犯罪者不能受到應有的懲罰,也怕自己哪天等不到沉冤得雪的一天。現在台灣的情況正是,作姦犯科的人好像都可以逍遙法外,而且官越大,錢越多,越沒事。許多可憐的犯罪受害者,財產,甚至生命遭受損失,整個家庭及社區也連帶影響,不但得不到政府應有的照應,而且還得獨自面對曠日廢時的官司。尚未破案的受害人,更是得在無止盡的恐懼中生活,度日如年。人越不相信司法,越認定司法途徑無用,越是認為亂世需用重典,越是期待所謂的青天大老爺,越不覺得善有善報惡有惡報,怎麼去教育民眾,除了死刑以外,還有許多可以讓犯罪者,尤其是惡行重大的犯人,付出慘痛…

聞個香水

香水這部電影,我看了。簡單的感想是,真的太屌了。香水不是主角,香水只是個介質罷了。電影裡面所要說的,遠超過那幾滴香水。真是一部深刻探討人性的好片。片中的故事真真假假,搞得好像史上真有其事一樣。看完可能會覺得,香水真不是好東西,人也不是什麼好物。這個週末只是先上映「口碑版」,電影情節還是先別說太多,大家看看就知道了,算我先來個"前傳"。可別被預告片給唬了哦!以為會有什麼好康的,那會很失望。心靈提升,心靈提升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