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一月, 2010的文章

換位子,換腦袋

韓國人愛作弊,愛搞小動作的個性,早有時有所聞。我也親眼看過,在國際學術研討會上,韓國人利用自己人自問自答,把QA時間吃完,又可以幫簡報人製造熱絡的假象,真的很不恥那樣的行為。結果韓國人真是死性不改,在廣州亞運又大玩搞鬼,根本就是用栽贜的手段,讓我國的選手楊淑君我失去比賽資格。還利用亞跆盟的官網和記者會,不斷的用不實的指控,打壓我們的形象。士可忍熟不可忍,韓國人真是太雞巴,太過份了,明明就是打壓我們,欺負我們,這口氣,叫我們台灣人怎麼吞得下去!!!!!!

可是偏偏有個天兵,還是個官呢!而且還是體委會,我國最高體育行政機構的副主委(發文時他已經下台了)。在事件發生,傳回台灣的第一時間,他要我們,把在國際場合所受的委曲,吞下去。

吞個屁啊!這種事情要我們吞下去?當然以當時的資訊,身為一個官員,代表國家行政,不能以非理性的言語和姿態,處理任何一件緊張且敏感的事件。既然他身為副主委,所說的話就表示了政府的態度。結果他竟然說"吞下去".......真是一整個無言啊!對照後來,面對媒體,一整個就是嬉皮笑臉的態度,實在很令人感慨,這麼多台灣人,努力的在國際場合上發光發熱,為國爭光,卻同時也有一群官員,只會在後面扯腿,不然就是坐享其成,難怪容易被外國人看衰小,一直找我們台灣的渣。

陳前副主委的行為,讓我想到了一個觀點。關於換位子換了腦袋的看法。我認為位子換了,腦袋本來就要跟著換。

副主委自己說他以前是柔道選手,所以很了解選手被不當指控的感受。我好奇的想查一下副主委的經歷,體委會的網站上,只有放上主委的,而沒有副主委的簡歷。後來Google了一下,也只找到他在某國立大學擔任教授的資歷。我查不到他以前擔任選手時的表現,但能當上體委會的副主委,應該也在體育界,享有一定的聲望和地位,對體育界的環境有所了解,才能擔任輔助主委的工作。如果副主委他參賽過,那可能也有過被國際賽事打壓,或是對手作弊的不愉快經驗。那時他只是選手,不能做什麼事,所以,以一個選手能做的,就是被上面的交代,要低調,要吞下去。然後,就沒下文了。

沒有人天生就喜歡忍耐,沒有人喜歡接受委曲,尤其是莫名的指控時。我相信副主委也是個有血性的人,在那時也是咬牙切齒,和我們現在看到我們的選手被欺負的感覺一樣,那股胸中的怨氣不停的累積,覺得為什麼上面的長官,不支持我們去抗議,不替我們發聲,不替我們討回公道,不幫我們報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