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五月, 2006的文章

主為何沉默

"In a place like this, words fail; in the end, there can be only a dread silence, a silence which itself is a heartfelt cry to God: Why, Lord, did you remain silent?"Benedict XVI, 2006這是天主教教宗本篤十六世,在訪問波蘭的奧許維茨集中營 (Map)-----一座讓100萬以上猶太人,慘遭納粹殺害的地獄時,所作的祈禱文一段。那句「主啊!祢為何沉默」,深深震撼我心。嗯,也和我最近看到的電影有關。不曉得怎的,連看了兩部和戰爭有關的電影。一是「烈日風暴」(Tears of the sun)。二是「入侵阿富汗」(The Beast)。「烈日風暴」的背景是1994年的奈及利亞,那時奈及利亞爆發了嚴重的種族及宗教衝突,信仰基督教的種族,遭到回教種族以種族滅絕的方式,大量屠殺,據估計有150萬人因此喪生。而「入侵阿富汗」的背景,便是1979~1989年前蘇聯入侵阿富汗戰事,到底死了多少人,目前並沒有一個較確切的數字。這兩個事件,只是二次大戰後,世界各地武裝突的二個例子而已,其它血流成河的人間悲劇,不在少數。看到這些電影的背景故事,看到被無情戰火揉躪過的地方,慘絕人寰的景象,漫天烽火,哀鴻遍野,令人感到戰爭的可怕,和無情。加上描述二次大戰奧許維茨集中營的「辛德勒的名單」(Schindler's List),那種已經滿出來的死寂,絕望,不禁想令人大喊,這真的是「上帝所遺忘的地方」嗎?當我們絕望,孤獨,無助時,我們所信仰的,所相信的,所需要的,這時候在哪裡?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曾有無助的時候。在這裡,暫時抛下「真神是誰」的爭議,我相信這個時空中,自有一股看不見的力量,存在於我們的周圍。那是不太容易具體說明的,「敬神如神在」是我基本的體認。當然,有善就有惡,有光就有影,所謂的是非黑白,只是一體兩面。在陽光下,我們可以一眼分辨哪裡是光,哪裡是影,但是真正細分出光和影的分際線,可以說不可能。我覺得這就是大自然,或是所謂的造物者,主宰者,要告訴我們的事。相信是光,就是光,相信是影,就是影。每個人對生命,對環境的體悟不同,對於光和影的喜好,也會不同。正定勝邪,但邪不會永遠消失,就因為有正必…

高校生禮儀親體驗

沒有親身體驗,還不曉得現在的中學生,素質到底敗到何種程度。傍晚,我站在台大辛亥路,語言中心的小門,等著晚上開會用的飯盒送來。這時天下著大雨,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已經過了快半個小時,怎麼送飯的還沒來,是不是我被表了啊?旁邊有個速食店,過去躲個雨再說。一會兒,來了兩個穿制服的高校妹。兩個都沒有雨具,淋著雨,看到我,朝我這邊走來。我想,哇,我走運了,一次來兩個年輕小妹妹,有點意外,有點臉紅,我想,我可以應付得來的(歪)。真的朝我走過來了。我身旁沒別的公的。沒關係,雖然你們看起來是別無選擇,但是,放心,我不會讓你們失望的。一個站在我的左邊,一個在我面前,對著我問「喂!這裡是不是國立教育大學?」「國立教育大學」?這是啥X? 我要再確定一下,他們說什麼。「這裡是國立台灣大學,不是教育大學」。我真的沒聽過什麼教育大學。好啦!我報紙是看得不多。我想他們指的會不會是師大,就問他們「你們說的是師大嗎?」他們說不是,是「教育大學」。我真的沒聽過什麼「教育大學」,不過我已經開始懷疑,這兩個女高校生,是來亂的,因為,他們連現在踩在腳底下的是什麼地方,都不知道。問不到結果,他們面面相覻。我想,我就好人做到底吧!我問了他們,怎麼到這裡的?他們說,是坐捷運來的。我就當他們是該去師大,而不是這裡,OK,我就開始,像老師教小學生一樣,要他們兩個直走,看到沒路了,右轉,再直走,走到大門口,左轉,坐捷運到古亭站下車,然後……。然後呢?為什麼我不講下去了呢?是不是我看妹妹出神的老毛病又犯了呢?還是他們已經心領神會,滿意的微笑離去了呢?都不是都不是,我會停住,是因為我傻眼了。我真的呆住了。就在我口沫橫飛,帶兩位高校妹,神遊到古亭站,還沒下車咧!其中一個就一付「遇到瘋子」的表情,嘴上唸著走了走了,拉著另一個高校妹,極不耐煩的離開。連句謝謝,連個微笑,都不留。呆了幾秒,經典國罵才從我的嘴巴出去。唉,這就是我注定混不成黑道的原因。脾氣沒人衝,沒有在遇到事情的時候,爭取第一時間,將三字經爆口而出的本事。就算我國罵之地道程度,沒人相信我台語是高中才開始學的。我做了什麼事嗎?讓你們這兩個高校妹這麼的不高興。雖然我講的,可能不是你們要的答案,但是從一開始到後來閃人,有沒有一點基本的禮貎啊?你們父母都不管,老師都沒教是不是啊?又不是長得好看,身材火辣,把自己搞得和男人一樣,跩個屁啊!之前在新聞、報紙,都可以看到一般社會大眾…

=感恩=黑奴捐過期水果日報

特感謝同學兼好友黑奴,第二次發輝環保精神,贊助累積數月之水果日報一行李箱,以供資源回收。

黑奴同學喜好互動,積極參與互動事務,身兼數職,作息不定,日夜巔倒,但仍保有閱讀水果日報的習慣,對紙本報紙仍情有觸鍾。更念物力維艱,不忍隨意丟棄,整齊堆放於居室一隅。今提供小弟做為資源回收,乃環保精神之實踐。感恩。㊣

看到彩虹

Image001
Originally uploaded by deartotoro.
今早7點半起床,突然想起,昨天晚上洗的衣服,還在洗衣機裡!哇!得趕快去晾起來。門一打開......我看到了,我看到了,彩虹呢!好久沒看到彩虹了,相機一抓就拍。

聽說看到彩虹會有好運(不是電視三寶那種彩虹哦!)。分享給大家。㊣

正妹打瞌睡

星期三,是我的「誠品讀書日」。我都差不多這天,下班後,習慣性的到誠品敦南店走走,充實充實。總是得要看看書,長長智慧的啦!我覺得誠品敦南店的氣氛還不錯,信義店雖然比較大,但是內部的陳設上,反而沒有敦南店的清爽,也因此失去了逛書店的樂趣。而且,我發現,敦南店的顧客素質,比較清一色,從穿著上,大部份「看起來」都是上班族,比較正式,樸雅,有氣質,較少奇裝豔服。我當然是指女的。這一天,一如我的工作習慣,不會想提早翹。一來塞在車陣中沒意義,二來晚點到,該到的妹也都到了。能和許多的美眉們一起沉浸書香,真是……無言啊!這天騎著車,從學校出發,在復興南路待轉,有一個妹妹,停在我的右邊,也是準備待轉。靠得好近,讓我不自主的往右看了一下。白衣,運動褲,雖然戴著口罩,但從臉型,身材比例,眼神,我確定是正妹一枚。眼神還來不及回到前方,我和他四目交會了……..!完了,被發現了,沒事亂看人家,夜路走多了,這下慘了。好吧,就在我等著我右邊的這位正妹,是要回我一句「看三X」。或是直接賞我巴掌時,我發現,不對,不對。她的眼睛是閉著的。手雖然搭著車把,但是手腕不自覺的下落,頭微微的側傾,整個身體也漸漸的往右,似乎整個人要倒下去。我的直覺告訴我,這位正妹,正在打瞌睡。我的直覺告訴我,這位正妹,正在打瞌睡!我的直覺告訴我,這位正妹,正在打瞌睡!!我的直覺告訴我,這位正妹,正在打瞌睡!!!怎麼辦。這該怎麼辦。沒時間慶祝自己逃過一劫,可眼前這狀況我還第一次碰到。看看小綠人,這個路口還有10幾秒才綠燈,如果她真睡著了,倒下去,我該如何處置?我只好用力的盯著她,觀察她「搖晃」的頻率,注意是否真的睡著了。終於,快紅燈了,還有幾秒,不過她的頭就要點下去了………管他的,我大力的摧我的油門。平常我可不會這樣,就要綠燈了,摧抽摧個屁啊!不過,這時候這招還挺有用的。同一時間,她醒了,也綠燈了,沒事了,走了。剛剛才在路口打瞌睡,這騎車倒也騎得滿快,一下子就超過我到前面了。到了下一個路口,紅燈,我又看到她,剛剛的正妹。她開始放鬆,點頭,開始打瞌睡了。這……這個路口等紅燈的比剛剛多。不管了,我怕有什麼意外,把車子靠近她的右方,準備「接人」。還好,過沒多久,綠燈了,這次她被其它人的油門給吵醒。繼續走。接著我就想到一個問題了。不管那位小姐,是為什麼原因這麼累,她這樣子,如果真的睡著了,倒在路上,在這段交通尖峰期,不但會造成交通上的不便…

髀肉復生猶感歎,爭教寰宇不三分

話說當年劉備羽翼未豐,被曹操打敗,南下投靠荊州劉表。某次劉備劉表兩人在一起喝酒,劉備去上個小號。一會兒回來了,劉表看到劉備眼睛溼溼的,就覺得奇怪,問劉備剛剛在廁所裡,發生了什麼事。劉備開口說了。之前在沙場騎馬久了,吃的有一頓沒一頓的,髀(大腿)都沒有什麼肉。剛上小號時,看到自己的大腿長肉了,可見我最近過太爽,都忘了以前沙場拚鬥的感覺。日子一天天過去,年華漸漸老去,沒有建半點功立一點業,所以上剛小號的同時,眼睛也放水了。文中附了一首詩,形容當時的情境。「曹公屈指從頭數,天下英雄獨使君。髀肉復生猶感歎,爭教寰宇不三分?」。這段故事出現在三國演義的第34回。劉備的爽日子也真沒過多久,曹操南下,赤壁開戰,劉備又開始騎馬殺人的日子。今天拿到為了換發身份證新拍的大頭照時,看著照片,第一時間想到上面的三國演義故事。我過得太爽了。而且,重點是,我該哭大聲點的。因為劉備長肉的地方,如廁脫褲時才看得到。啊我咧?好吧,考慮學一下V怪客的造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