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九月, 2011的文章

賣屁股的失調

理論上,今天我應該是很失調的.

為了一個案子,業主要壓期程,好趕著要發包,給他X的認識的地方首長好交代,給面子,就壓了我們的工作期程,硬是在討論了方案很久,做了很多白工,被罵了很多次後,趕著我們交定稿的東西.

當然幹到爆啊!只為了給地方交代,順便也因應明年業務調整前,能有個業績看看,就是硬逼著我們趕東西.那種成果會好嗎?我實在是有點懷疑.雖然我應該要對自己的設計,有信心才對.

簽圖了,中午還要去開別的會,但是上午長官也開會去了,只好硬著頭皮,請長官能暫時幫個忙,我知道是我的時程,拖到了大家的進度,所以才會擔誤長官用餐及午睡的時間.長官一聽到,一陣碎唸是免不了的.我知道是我進度太慢,跟不上.長官氣得說要開會檢討,我無言以對.你喜歡開會檢討,你喜歡在走道上碎唸我,你想坐下去要簽圖了,還站起來,走到走道上,對著我要我自己檢討一下,我都接受,隨便你.你是官,我是基層小卡,我只能接受.

我知道我付出的時間和青春,在這個工作上,我也沒浪費公司的資源.只是,對一個當我都是在混,什麼都不了解,平常不聞不問,遇到事情,只會幹譙和責怪,我沒意見,我也覺得,多說無益,只會被長官,當做是我在推責任的理由.進度怎麼拖到的,我不想去解釋,也很難解釋,多說了,也沒用,反正就是讓你們覺得,我是 trouble maker,那我講太多,也是當我在放屁而己.我都覺得,我們都在幫公部門作功德,我們都在賣屁股給公部門.業主承辦們,因為案子的績效好,升官了,我們也還在賣屁股,你們這些人,升官發財了,有沒有想到我們呢?這個屁股,越來越不好賣了,長官們你們知道嗎?

或許賣屁股不好聽,換個講法吧!前陣子和朋友交換討論的事情,沒想到也用在我身上了.最近有個酒商,找了最近非常紅火的國片大導,拍了支廣告.他拍的國片很轟動,很多人都很好奇,他拍片的動機.大導受訪講的我覺得都言不由衷,倒是在這支廣告的台詞,才像是他真正想講的.一個戰士不能沒有戰場,公司就像戰場,我們都是在裡面求生存的戰士.沒錯,戰士需要戰場,沒有戰場,就像沒有舞台,人生會活得索然無味,有起有伏的人生,才像人生.但是戰士就真的不能選擇戰場嗎?戰場本來就有輸有贏,每個戰場都有他存在的意義,我們要為了自己的理想和生存而戰,但是,戰場就一定要贏嗎?勝敗乃兵家常事,重要的是,自己打的這場仗,我們要學到什麼,為何而戰,為什麼贏,為什麼輸,這樣人生才能獲得成長.

如果…

除了通訊以外的事

前些日子,最令人震驚的新聞,大概就屬誤植愛滋患者器官這個了.兩家台灣數一數二的醫院,竟然會因為協調上出了問題,而產生幾乎無法回復的可怕後果,實在是匪夷所思.事情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已經交給有關單位.只是從目前的說法,一致指向協調師之間,未能有效的相互確認,而僅依電話口頭告知,就開始進行器官移殖的作業.通信的可靠度,在這次的事件中,是值得討論的.

拜科技之賜,現代人人手一支手機,已經是21世紀以來的表徵.每個人可以很方便的找到某個人,也很容易被找到,又加上通訊品質的不斷提升,除了語音以外,還有email,即時通,簡訊,語音電話,甚至是時下流行的社群網站,也可以是溝通方式的一部分,如此多樣的選擇,除非身處特殊環境,我們幾乎不用擔心通訊品質方面的問題,只要溝通的雙方,搭上線,就百分之百確定可以聯繫.高度仰賴科技便利的結果,會讓我們很容易輕忽,通訊當下的品質是否良好,以及,要傳達的訊息,是否真的已經傳達到.

無線電,這個算是很古老的通訊技術,利用無線電發報機,把音頻或是簡單的節奏,轉成一定頻率的載波,傳送出去,再利用同樣頻率的無線電接受機,接收對方以同樣頻率,發射出來的訊號.這種方式就是無線電通訊的模式,現代的無線通訊技術,均是以此模式發展的.無線電設備僅管日新月異,從玩摩斯電碼,到傳送視訊等不斷改變,不變的,仍是"先確認雙方通訊狀況OK,再開始通訊"的模式進行.

會有這樣的行為,來自於無線電通信狀況的難以掌握.每個無線電台的設備不盡相同,天線的形式不盡相同,架設的所在地,其周遭環境不盡相同,甚至連大氣層,及太陽黑子活動狀況,都是無線電通訊的變數(更別提利用月球表面反射電波的通訊方式了).按下傳送的那一刻,只能任由電波在空中飛來飛去,射來射去,彈來彈去,希望自己的設備夠好,對方才能收到自己的訊號,在這樣的前提下,相互確認對方身份,及互相交換傳播狀況,成為必要的程序.以業餘無線電語音通訊為例,雙方在共同頻率進行通訊,一定要經過"呼號"及"信號報告"兩相確認,才能開始通訊,一方面知道和自己通訊的是哪位,二來透過訊號報告,做為自己設備調校的參考,期以最小的功率,達到最佳的通訊品質.通訊完成後,還會互寄給對方,一張很像明信片的"QSL卡",上面載有通訊的時間,地點,以做為通聯證明.不然有很多時候,是我…

你,太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