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七月, 2009的文章

好人傳之亞太手機

昨天看到我高中麻吉的手機,終於從亞太換成別家了。心裡真是說不上的感慨。我知道他的那個亞太門號,用得真的是超久的,我都已經忘了他這個門號,是在他哪一任的馬子任上辦的。我會覺得感慨的原因是,亞太手機網內互打這個東西,也發生在我自己身上。也是為了某一任上的馬子去辦的。我辦的那個年頭,還沒有什麼有關亞太手機的傳說。當然啦!因為某些自己該檢討,該負責的因素,我讓那個傳說成真啦!不過,身為一個曾經的使用者,要來好好的,客觀的,冷眼的看看這個過程。這個網內互打打免錢,打到爆的東西,在情侶間,似乎不太需要。啊看官們看到我上面那句話,幹譙之餘,請聽我娓娓道來。我發現,當一個人可以隨時用電話找得到,且必需說上一些話,或被動聽一些話時,是很可怕的一件事。尤其是透過電話,這種看不見對方表情及動作,只能用聲音互動時。當互動的資訊不足,很容易產生誤解的。沒有多餘的時間空間,判斷對方傳達訊息的真實性,加上因為講電話可以不受時空限制,只要通了,就可以講。等於是會有一段時間,在對方不在身邊的情況下,被迫接受資訊。正常情況下,情人的來電,敢不接嗎?當然是要接的啦!這在一剛開始,戀情正甜的時候,還OK。但是對方或許在忙別的事,一時無法好好的完成這次電話的交談,一兩次還OK,搞久了就會覺得很煩啦!尤甚是溝通不用花什麼成本,而且想找得到人就找得到人時,這樣幾乎沒有空間,強迫式的溝通,容易引起反感的。兩個人見不到面,所以才要講電話,但是電話畢竟也是隔了一層,怎麼能了解對方,當下有沒有溝通的心情呢?久了,習慣沒事倒話給對方,隨時隨地都可以講話,講話的品質就下降了,變成瑣事和碎唸。有事也講,沒事也講,什麼都可以講,講多了覺得很煩,為什麼對方不聽我講,另一邊也會開始抱怨,啊為什麼什麼大小事都要向我報告啊,,,,,,。電話溝通的問題就出現了,間接式的溝通,加上兩邊期望和認知的差異,這時候如果還是繼續用著電話,無法溝通的結果,當然走上分手一途。不是在說亞太的手機不好,其實是科技產品的問題。網路一樣也是有同樣的問題的。科技產生的便利,表面上縮短了溝通的困難度,但是人性卻很容易,把方便當隨便,以為用了一支打到爆都不用錢的手機,就可以什麼話都講出來,什麼情緒都亂倒。加上亞太門號一直存在著門號數不足,以致特定時段很難撥打出去的問題,產生了"亞太手機就是分手機"的傳說。我想我必須很持平的說,這是個科技工具使…

沒有火車的車站(?)

這一兩個星期,在鐵道建築有兩件大事。一件是山佳站前的弧型月台,還是被拆掉了。一是原有的華山車站,可能會在8月時被拆除。利用難得的假日,走訪了這兩個地方,實際了解這兩個車站的現況。在網路上,隨著幾位鐵道研究先進的發聲,有關古蹟的存廢問題,又浮上了抬面。很高興能看到對於歷史古蹟的關注,已更勝以往。但是相對的,還是呈現了歷史與經濟發展的矛盾與對立。這是在多元文化發展的社會中,常有的事。對於鐵道建築的保存,個人有一個小小的感想,就是"車站要保留它的功能性,保存才真正有價值"。鐵道建築的價值,不只是從它建築本身的工法、特色,還要看它座落的位置,附屬的場站設施,以及建築和臨近地區發展的關係,做整體的考量。簡言之,就是要從"為什麼會有這個車站","設站以後的功能"等,來思考這座車站的價值。空留一個車站建築,光溜溜的,沒解說牌,沒標誌號誌,搞不好連火車都不停了,什麼也沒有的車站,那也只是一幢"建築",頂多是間老建築。很有趣的現象。使用中的車站中,只要還有台鐵人員派駐,有人管理,有旅客使用,這個車站儘管再怎麼破舊,還是覺得它就是車站。反之,沒有人管理的車站,縱使有火車經過,感覺就已經沒有生氣了。如果沒有火車,沒有旅客,那這個車站就也只是間房子。舉幾個車站。海線的5個木造老車站,談文站自民國97年4月,已經是無人招呼站了。雖然老站房本身獲得保存,但是因無人管理(不過應該有人打掃),整個車站就是空空的,沒什麼人氣,還好有區間車停靠,偶然出現的旅客,讓這裡恢復車站的功能和樣貌。火車離開,人群散去,談文站又是孤單的一座建築。離談文站約4公里不遠的造橋站,也有相似的場景發生。但同為海線的大山,新埔,景況就不同了。同是1921年的木造老車站,有人管理看守,就顯得這個車站是"完整"的。尤其海埔站那年久失修的老站房,搖搖欲墜的結構,還真為它的保存狀況擔心。但因為海埔站是甲種簡易站,有鐵路局的人值守,感覺上還是個"活著"的車站。車站還是要有人群使用,整個車站空間才能活化。位於舊山線上,兩個著名的日式車站--泰安站和勝興站,雖然已經沒有火車經過,但是因為這兩個車站,各自擁有其建築特色,場站設施仍原樣保留,還是具有鐵路車站的空間意象,在某個程度上,滿足了一般人無法輕易靠近,營運中鐵路系…

好人傳之草席篇

有很多朋友一直說,既然我當好人那麼久,想必有一些故事可以講。本來我就沒有要當什麼好人幫幫主的打算,而且大家現在要的,不是幫主,而是救世主。不過如果拿來當負面教材,警世寓言的話,還是稍稍有一點價值的啦。先講好,這些事情不是歷史,真假,請自由心證。小弟我不是名人,沒什麼料可以爆,寫這些不是為了幹譙,報復,也不歡迎對號入座。我只是以古諷今,最好就當做小說看看就好。我不認識九把刀,也沒看過他的小說(只是純粹不習慣看小說),如果這個筆名的原由,是一把刀代表一段不堪的感情過往,那,用刀來形容,還不太夠力。N把槍應該比較適合我。最近天氣熱,我想到之前我有一件草蓆,放在家裡。找了很久,終於找到了。這件草席曾經代表了一段故事。話說當年,小弟我大學剛畢業,進了一家公司工作。裡面有個同事,看起來很可愛,雖然比我稍長了點,但是看起來,卻比我年輕。對一個剛出社會的小男生來說,有個人可以在身邊照顧我(或說是被我照顧)讓我的菜鳥生活充實不少。當然,也漸漸的喜歡上這個姐姐。有天他對我說,他家裡沒冷氣,晚上睡覺會睡不好。他想要去買一張席子。於是好人如小弟我,馬上到網路上,買了一件高級日本製趴趴熊草席,上面有兩隻大大的趴趴熊,真是有夠可愛的。每天上班都在期待貨品趕快送到。貨到了以後,我還賣了個關子,說要送一個實用的好物給他,當做是禮物。然後就興沖沖的親自送到他家裡。隔了兩天,記得是假日吧。那天我在公司加班,他突然打電話給我,要去我他家一趟。哇!這真是太好了,怎麼會突然找我去他家呢?莫非我的地位已經更進一步了嗎?帶著欣喜的心情,工作也不做了,騎著機車往他家前進。進了他家,只見到他媽媽坐在客廳,似乎就在等我出現。我看到我的草席,包裝完整的,放在茶几上。他媽媽看到我,只是冷冷的叫我坐下來。『好人啊,這個東西請你拿回去吧!』當下一時還沒反應過來,還以為是對方媽媽客氣。我連忙說,這也不是什麼貴重的東西,而且他也說他需要,所以我就買來送給他。沒關係的啦!這時他媽媽的臉色,已經有點不好看了。一直不斷的重覆著,我們家不需要這個東西,我們要的話會自己買,謝謝你的好意,但是我們還是不能收你的東西。年少無知的好人如小弟我,還是聽不懂這話的意思,還以為這只是客氣的話,我的一番好意,你們應該知道啊!我真的沒什麼心機的(真是狗屁),真的只是因為他說要,我想我可以買,我就買給他啊!最後實在是講不過他媽媽,我還是把草席給拿回去了。…

人車均安的救護車

前陣子又看到救護車的不幸消息。一位消防員在執勤時,因視線不佳且急於抵達現場,造成倒臥路旁的待救對象因救護車壓過而往生。該消防員因大意而釀禍,救人反成加害者,自責不已。而不幸遇害人的家屬也是悲痛萬分,很難接受這樣的事實。基層的消防員很辛苦,第一線的救護工作,都是非常緊急的,非常的事就會有非常的狀況,加上台灣的交通實在是很亂,駕駛人普遍沒有禮讓救護車等防災車輛通行的概念,往往救護車的出勤,成為一項可怕的任務。消防員怕出事,路人也怕救護車橫衝直撞。救護車就是用來救命的,這一點不會有人懷疑。但是救護車本身,OK嗎?目前的法令,只要有一般小客車的駕照,就可以開救護車。有人曾主張提高取得救護車的駕照資格,這點個人並不贊同。以一般駕照就可以開救護車,表示萬一有任何緊急情況,任何人都可以駕駛救護車,或者這麼說,每個人,每輛車,只要有狀況,都可以是救護車。不必擔心救護車駕駛缺乏救護技術,因為救護車駕駛本來就不需要照護傷患,那應該是隨車醫護人員的職責,駕駛就專心開車就好了。OK,就是了,如何增加救護車駕駛執勤時的安全,就成了最關鍵的問題。保障救護工作的安全,增加救護工作的效率,救護工作的整體配套訓練,是我想得到,比較可行的方式。首先,救護車駕駛所面對的,是台灣混亂的交通環境,如何能發揮車子的性能,快速準確的抵達事故現場,將傷者送到醫院去,除了有良好的路況及後勤指揮調度系統,具備賽車般的駕駛技能,如路況的掌握,車輛性能的了解,藝高人膽大的心理建設,還要有隨時有突然狀況的敏銳度,這些,只能靠訓練而來。我想,每個國民只要有駕照和意願,都可以接受一般的救護車駕駛訓練。而專業的消防/救災人員,更要接受密集且較高階的訓練。畢竟是靠這行吃飯的,水準比別人高,也是專業上該有的自我要求。如此一來,民眾普遍具有初級救護車駕概念,能夠理解救護車執勤狀況,遇上救護車通過,就不會不知道如何是好。萬一有緊急狀況,也可以充當救護車駕駛。這樣的訓練,不只是為了增加民眾對救護車的了解,對於適當的提升駕駛技術,及培養基本的駕駛道德,應該也有所幫助。這次救護車不幸傷人事件,還有一個環節沒做到,就是對於待救對象的訊不明,及缺乏妥適之照護。從新聞報導中得知,最先發現路上有人倒臥的人,雖然有報案,但是人並未留現場等待救護人員,以致於事情發生。其實以當天現場而言,現場沒有路燈,且無明顯標示,報案人如果沒有自我防護能力,搞不好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