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三月, 2004的文章

反得好

(原載於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520totoro/)

不太想聊政治。最近每天都在談,有夠煩。越說會越亂。不過從今天開始,有意思了。

大選後,我自己的許多政治傾向較綠的朋友,這幾天看到我,都會表示對選後泛藍群眾活動的反感和不滿。一致的認為,那是在製造社會的對立和不安,只因為泛藍 的候選人輸不起,憑什麼鼓動群眾上街頭。政府的發言人公開的向國人說「泛藍的集會活動有可能引起暴動」,要全體國民冷靜理性。

有意思,太有意思了。對經過近10 年來台灣社會風風雨雨的台灣民眾來說,一定也會覺得好像發現了什麼,感覺有點怪,但就是說不太出來。對啦!不覺得聽到看到的,政治人物的嘴臉,很像嗎?說 話的、抗議的、不爽的,角色、立場、都差不多,不同的,就只是「黨不一樣」。昔日分屬朝野,現在全換過來了。

你一定會說,我是不是和社會脫節很久了,不然要寫文章前也不做點功課,四年前就政黨輪替了,怎麼現在才藍綠換邊?嘿!我可沒有搞錯,綠色執政已經四年了。 只是最近的大選,出現了大家最不想遇到的情況—兩組候選人的得票率只差了0.2%,一邊不爽,出來抗爭,一邊也沒有什麼歡樂的氣氛,忙著處理群眾事件,還 要一而再、再而三的出來說「我沒作弊」。好熟的場景啊!

還看不出來嗎?曾經執政的國民黨開始學會當反對黨,執政的民進黨開始學著當執政黨了。「穩定、安定」成為民進黨的口頭禪,民進黨開始「當家」了。執政黨, 口徑一致的,極力希望淡化這場選後的紛爭。利用媒體、社會清流,對泛藍的領導人和支持者施壓,想盡辦法在澄清自己「得位不正」的傳言,運用各種的力量平息 風波,營造一種「社會需要休息」的氛圍,要泛藍知難而退。而泛藍的敗選,引起許多支持者的不滿,加上連、宋及黨機器的運作,從320開票的當晚,台中、高 雄出現了群眾聚集滋事的場面,總統府前的靜坐抗議,更從當晚就一直持續。各種形式的發言、謾罵出爐,民意代表率眾一馬當先,橫衝直撞,與大選相關的場合, 一定少不了群眾衝突。泛藍所呈現的「在野氣勢」,和執政當局絕對不只天壤之別而已。

一個民主的機制,本質上就是執政和在野的戰爭。執政一方,可以掌控國家的行政權和國家資源,如果沒有強而有力的制衡力量監督,政府就可以為所欲為,那和專 制時代的皇帝有什麼兩樣?權利是很迷人,但也是很可怕的東西,權力一但被濫用,對國家社會的偒害,看看世界其它非民主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