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九月, 2009的文章

好人傳之行遍天下

好人如小弟我,嘗竊聞把妹有車,無往不利。今天我要當壞人,來個當頭棒喝.......把妹有車,和成功把到妹,絕對是兩回事。

有車,不代表情場得意。車是工具,人才是重點。而且,歹勢,就算把到妹了,得開始懷疑,那個妹看上的,到底是你這個人,還是你的車?當然不是說,所有的妹都那麼現實,但是,如果真的靠開車載妹把到妹,有可能因車得天下,也因車失天下。道理很簡單,人外有人,車外有車,總是有人有錢去買好車,也有閒去兜風,這就像是軍備競賽,比後台,比銀子的,把妹把到這種程度,真的,已經太沒意思了。到底是在把妹,還是在把車啊?

小弟深知自己家底遠不如王董,郭董,根本沒有敗金的本錢,手上的每一分錢,都得靠自己的本事去掙來,大學時代去考了駕照,就去弄了一台"機車價"的小四輪,開始了我的四輪生涯。當時的女友尚稱賢順,沒嫌過我的車又小又破。學生時代也沒什麼閒錢可以到處跑,那輛四輪頂多就用來放假時來往家裡和學校,就這樣渡過了純純的學生時代。

今天有事要到某個地方,憑著一點印象找路的時候,腦袋裡的回憶卻益發清淅......原來這個附近,曾是某段時間常來的地方,難怪我覺得這附近格外的眼熟.....思緒也突然的回到數年前的那段,某個曾經和我相遇,最後失之交臂的往事.......。

因為自己還算喜歡開車,每當身邊出現了想要追求的對象,一定會開車載著那個對象出去。遇到的對象不同,各自想去的地點類型,也是很多樣的。有的喜歡去山上,有的喜歡海邊,有的喜歡去大賣場,有的喜歡去風景區。有的喜歡去田野風光,有的喜歡看湖光水色。有的喜歡動物園,有的喜歡去田原餐廳。幸運當我的女友的,當然是百依百順,隨傳隨到,還可以接收遙控,指定喜歡吃的東西。久了,我的足跡,也就這樣不小心的,一直不斷的擴散,里程也一直累積。

那時為了討好喜歡的對象,提出的要求我都儘量照辦,我絕少提出自己的要求,如此一來就沒有認識我自己的機會。當然,女生喜歡的是白馬王子,不會是一個開車的好人司機。其實,我都把重點,放在怎麼去討好,去滿足,而忽略了一點,其實我和這些當時心儀的對象,會不會有什麼結果,看看對方都去什麼樣的地方,合不合乎自己的感覺,會不會有進一步的交往,這就是一項很重要的指標。如果知道自己不是夜店咖,但對方很常去夜店,而且常要求去夜店,那這就可以看出,我和這個人,會有某項不合的點,再來就看自己,能不能接受,或改變自己去習…

拉塞ing之台灣要硬

再過幾天,海峽那邊的中國,就要慶祝所謂的"建政"60週年,也就是說,"中國"已經分裂60年了。這邊所指的中國,是指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戰後,主權及領土獨立,且完整的中國。一個中國,會有很多版本的解釋,之所以會用1945年的中國當成中國,因為那時的中國,最完整。就算把現在中共意識形態下的"中國領土"合起來算,也沒那時的大。連中國的定義,都還要多寫幾個字,有點幹。

1945年的中國,其實也是個意識形態下的中國。那種中國,應該是永遠也不會重現了。台灣也早就是主權獨立的國家了,自外於意識形態的中國,正好也60年了。

台灣是個民主自由的社會,歷史的演進,讓我們理所當然的,比起共產制度的對岸,還要進步繁榮。只是風水輪流轉,我們30年的經濟發展,人家中共10年就趕上了。經濟是現實面,現在中共也學會用經濟力量,全力發展建設。

以前大陸客偷渡來台灣,現在已經不用偷渡了,反而是我們台灣這邊,跑過去謀生的多。大陸地大物博,真的是個好地方,台灣市場狹小,獲利空間實在用限,兩岸經濟實力差距的擴大,我想這是不爭的事實,光看那些什麼踩線團,血拚團,就會想起10年前的台灣啊。

如何生存,這是政府每天該問自己的問題。如何維持住台灣的自由民主,但又能在中國大陸的陰影下,求得經濟發展的生機,這會不會是台灣生存的解答,也是政府第一個要做的事呢?最近高雄市政府預備在影展中,播放彊獨領袖熱比婭的紀錄片,卻因中共方面施展觀光抵制等,立場有所保留,這件事值得我們注意到,台灣的經濟,在某種程度上,深度依賴中國大陸了。
當然不是說要和中共硬幹,或採取什麼反制的措施。我們太小,不管在經濟甚至軍事上,都沒有和對岸對峙的本錢。但是如果因為經濟因素,讓我們的主權完整,或是言論自由等方面,受到影響,後果就會非常嚴重。今天只是放個小影片,人家不爽就以取消高雄觀光報復。哪天會不會用其它方式,利用經濟手段,干涉我們的政府運作,甚至是選舉結果?

兩岸的未來,統一或獨立,都是選項之一。但到底是用什麼方式,用極端的方式,一定會付出最大的代價。或許這一代已經沒有機緣看到最終的方式,但對自由民主精神的堅持,要一直傳承下去。台灣社會,總有一天,會演變到無分藍綠,總該丟棄什麼藍綠的意識形態,從中道裡,粹取出新的價值出來,無關意識形態,可能是最基本,也是最實在,每天發生在你我之間的生存…

小小碎唸

最近這兩個月來,碰到了不少事。事情大多來得又急又快,一時間還難以處理。從另個角度看,也算過得充實吧!很久很久沒上來,整理整理這裡了,再此先向各位朋友致歉。
從佔去我生活大半時間的工作,開始碎唸起。
我真的覺得,這政府很爛。爛到為了達成什麼他X的擴大內需,就開始亂撒(應該是噴)錢,什麼工程都要搞。不該動的工程也就算了,還都是交辦,趕辦的東西。一件設計不該要好好的規劃,設計,做長久之計嗎?怎麼現在都是馬上趕辦,還壓縮期程,什麼合約的時程,都被減半。到了審查會,才開始修改設計,討價還價,還認為公司的設計品質,怎麼開始下降了?靠夭,還不是你們這群精實的公務員定的。我相信以往前輩的效率,一定在我們之上,可是這種效率,看似榮耀的背後,是多少基層的工程師,用健康和時間堆砌起來的,而那些以績效掛帥的公部門,尤其最好是記得這一點。不要以為你們的績效保住了,你們踩在多少人的頭上,才有這種成績。你們升官了,發財了,我們呢?真的是人在公門好修行,如果只覺得當公務員很爽,老把業主的姿態拿出來,只會挑人毛病,設計的合理性置之不理的話,我想這個國家,真的是沒有希望了。
最近職場上碰到了些事,讓我對這個行業和環境很挫折,很灰心。本來以為專業分工,可以更專注的在設計專業上。但可惜,因為組織階層的關係,我們常常是一個案子設計的最後一環,然後再經過另一個程序,我們的東西才能算是完整。可惜我動作慢,又習慣想太多,往往把成果送到那個單位時,已經是十萬火急,火燒屁股了。時程的壓力不小心就會壓在別人身上。趁別的主辦部門來文催件,那位同事也參了我一本。說我延誤時程,我沒話說,這個案子這麼趕,我已經盡力去趕了。我不想訴說我的辛苦,也不想去做什麼動作,來保護我自己。我深深的了解,如果今天角色互換,我也一定會很堵爛,我也會想,啊明明沒我的事,是工程師把時程拖到的,結果長官還在下班時間,打電話給我,要我隔天上班時一定得來收山,我心裡一定也是OOXX。
事情發生後,同事們漠然的眼神,已經告訴了我,這件事你得自己擔了。沒關係,這個兩個單位長久以來的紛爭,本來就該找機會解決。我也一直告訴自己,行事要低調小心,畢竟這個部門對我們組來說,是個格格不入的環境,彼此都不了解。這樣千防萬防,我還是不小心成為了烈士一枚。這事因我而起,我就該扛下所有的責任。主管們一定會找我們去約談,我也不打算做任何的辯白,這也不是什麼刑案,沒什麼好爭好辯的,我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