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八月, 2004的文章

別鬧了

(原載於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520totoro/)

怎麼會這個樣子。一個國家的外交得靠颱風來「牽成」。游院長到日本「避風頭」,短短五個小時,在執政者的眼中,變成了台日關係的「重要進展」。勞苦功高,直指呂副總統的印尼「硬上」外交。

這種感覺超像在「偷情」。只不過是人家的一番好意,看到你家天氣不好,又長途飛行,借個地方歇歇腳罷了。意思意思給了72小時的簽證,就是算準了人留不 久。簽證這種禮貌還OK,人家日本只派了副知事來接待,就好比有總理級的官員在澎湖降落,副縣長去機場公關一下的感覺一樣。這哪算什麼「高規格」啊?我們 的自跨,和中共的抗議,都一樣無聊。一個好意搞成這樣,大家也知道日本是怕事怕出頭有名的,他看我們「把方便當隨便」,還什麼「人道原則」,這次大概是 「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了。呂秀蓮之印尼行不就是前例嗎?

看著電視上政府發言人的口沬橫飛,一副「積小勝為險勝」的心態,就覺得這種沒有國格的外交還不如都沒有。每次政府說高層到中美洲的友邦訪問,不如解讀成是 去美國「沾醬」。每次的出訪,在美過境的城市,下榻的旅館等級,接待的官員層級等,才是新聞的重點,除了在友邦說了些在台灣不敢說的話,其它的就不會出現 在重要新聞。整個感覺友邦好像是配角,美國才是主角,這算是哪門子交朋友?我們只會用「銀彈外交」,胡亂借款、捐銀子。要是這招不靈,搞到快斷交了,還怪 人家和中共兩邊伸手要錢,不夠朋友。自己不會生還牽拖鄰居,也不想想自己是用什麼心態在交朋友的。拿選舉綁椿的一套來做外交,果然外交是內政的延伸。

「天公作美」這四個字都可以從政府的發言人的嘴說出口,可見執政當局為了權力,草菅人命,無視人民的苦難到什麼程度了。當局這麼重要外交突破,那游院長就 要小心了,他到了美國東岸,還到了日本,阿扁只能「過」夏威夷,連想到日本「加油」都不准,一比阿扁的運氣就背了點,以後的日子很難說哦!至於有人提議李 登輝,藉著到東京靖國神社參拜亡兄的名義,前往日本,這種突破外交困境的步數,那就更等而下之。別鬧了!看得出來很沒誠意嘛。而且,這個月,就說個玄一點 的。以前是拜我們的,現在又去拜他們的,把古、今、「中」、「日」,看得到看不到的都得罪了,如果還要回台灣,那就……自個多小心點吧!㊣

什麼遲來的正義

(原載於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520totoro/)

319槍擊事件過了159天,立法院總算幹了點事,通過了成立真相調查委員會的相關法源。不意外的,藍的爽,綠的罵。一個真相,就在刻意的政治手法操作中,漸漸失焦。

泛綠陣營的立委,一直以特調會有「違憲之虞」,做為反對特調會成立的理由。這種反對聲浪不是沒有理由,但是無法令人信服。這次所要調查的對象,是國家的最 高領導人,面對一個擁有權力,但幾乎不受制衡的人物時,當然得用非常方法。阿扁應付民意機關的制衡力量,通常很有辦法。阿扁是台大法律系的高材生,玩法律 可是一流的。他自己真的那麼關心真相嗎?美國的「華倫委員會」,事發7天後就成立,我們晚了人家20倍的時間,還只是通過個法案。講比較那個的,如果人家 的當事人像阿扁一樣好運,搞不好還不用7天咧。

民進黨平時不太鳥法律,都希望想做什麼就做什麼,逃避民意機關的監督,更不想理會社會輿論的壓力。這從一些人事安排就可以證明。可是在對真相的調查上,卻 又擺出一副「守法」的姿態。法務部在立法院通過特調會法案後,用聲明稿「痛陳」特調會組織條例「政治力介入司法」。這就得拿阿扁前陣子找錢復組的「扁版」 特調會來比。要一個自己任命的人,組成一個看似公正的委員會,試問,由下查上,當然合法,但是,查得到東西嗎?只怕是在為自己當選的合法性背書而已。這才 叫真正的踐踏司法,玩弄公器,法務部要拍馬屁,可別太過頭了。

用更大的權力來制衡權力,本來就會有風險。這種權力攻防爛仗,看多了不好,有沒有解決良方?有啊!就是阿扁自己。如果阿扁問心無愧,哪怕什麼特調會,真相 的水落石出,不但有機會還阿扁清白,而且對歷史也是個明確的交代。阿扁這麼推拖拉,就算寫幾再多「大義覺迷錄」,官邸的鐵絲網多高,阿扁的心就有多虛。遲 來的正義,已經不算正義。與其盼望阿扁的良心發現,不如早些勸朝野政黨,少玩點政治權謀,多想點實際點的。敢玩弄民意的人,總有被玩的一天。㊣

道不同不相為謀

(原載於http://www.arch.nctu.edu.tw/blog/6)

先 不管阿扁就任總統的「合法性」,反正論功行賞、加官進爵,那是一定要的啦!本來這也沒什麼,哪個坐大位的不來這套?可是,阿扁用了一招,既轉個彎讓反對黨 「證明」了自己的政權合法性,而且打得在野黨毫無招架之力,惦惦吃鱉。就是這次考試院副院長的提名案。阿扁用了一個人,在野黨,親民黨的吳容明先生。

阿 扁提名當考試院的副院長,送請立法院行使同意權,這是前次修憲後總統的職權。注意哦!是「總統」的權力哦!立法院行使同意權,是對被提名人資格的審查,看 看這個人是否適任。既然是總統提名,立法院通常也都會已予尊重。換句話說,立法院的人事同意權,只是總統的橡皮圖章而已。通過了總統的人事任命,替總統的 人事背書,不過間接承認總統的合法性了嗎?阿扁顯然看到了這點。

阿 扁要在野黨承認總統當選的合法性,就要用一個在野黨不會反對的人。有了,就是原本在宋楚瑜先生省府團隊的,現任考試院銓鈙部部長吳容明先生,來升任考試院 副院長。在野國親兩黨看到是自己人,馬上態度軟化,開放黨籍立委投票。在「是自己人」、「為國舉材」的考慮下,不意外的高票(125)通過。阿扁「偷笑」了幾天,沉不住氣,終於在公開場合自己承認,他用了這招來讓在野黨證明了自己的合法性。這下子在野黨真的欲語還休,百口莫辨,狠狠被阿扁刮了一巴掌。

怪 誰?怪自己。考試院副院長本來就是十足「備位」性質,在四年前政黨輪替,姚嘉文先生當考試院長後,因為作風的意識形態化,考試院早已成為本土化的急先鋒, 而且四年來副院長也是一直懸缺,也不見考試院的業務出現問題。一個養老養望的位置,竟然還有人答應要去出任。就算自己是多麼的賢能,上面有個意識形態強到 不行的院長,一個副院長能夠有什麼作為嗎?在野黨自己的一廂情願,成為被對手攻擊到體無完膚的不堪。
吳 容明先生的例子,讓我想到中國五代十國時的馮道。馮道常自己以多朝元老而自居,雖在亂世之中,朝代在短時間內不斷的更迭,但馮道始終還能位極人臣,遊刃宦 場,深獲歷朝君主的信賴,倚為肱股。北宋歐陽修編新五代史,說馮道的行為是「不知恥」,在現代也有人以商場的角度,認為他不管是為哪個主管工作,都能盡得 主心,是商場生態的表率。我想,這兩種說法都可以解釋馮道的心態,歷史記載中的馮道,還是個頗具才德的人,可是,要看自己的主子是什麼料。主如遇明君,國 自大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