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好人傳之網路遠距離


可樂一瓶,線香一柱,音樂幾曲,在這狂風暴雨的深夜,是個回憶和反省的好日子,近幾個星期,思迅老師的易經課,講到咸卦、離卦,一次次在課堂上,扯開自己的感情觀,痛,也歡喜。又墜入時間的長流,久違了的好人傳系列,回來了。這次山人我要和大家聊聊,遠距離和網路認識,這兩種戀愛中常見的形態。

我都遇過,而且是兩者同時發生,同時存在。

為了讓聊的事情能聚焦,我想先定義一下,所謂的遠距離和網路認識這兩種狀況。遠距離對我來說,平日的生活圈在地理上不相鄰,就算是遠距離了。比如說,台北和桃園算是兩相鄰生活圈,台北和新竹就不算了。網路認識就是在彼此在網路上有交集時,除了對方的網路分身(Avatar)以外,對彼此的生活、背景等資料,全然不知,在現實生活中彼此完全不認識,或有共同的朋友,但也是透過網路認識後才知道的。

或許有人會對我的遠距離定義,感到有些不以為然。哎喲!這樣就叫遠距離,啊很多台灣美國的,或是跨歐亞、跨南北半球的,那怎麼算?這或許是每個人對感情的看法不同所致。有些人認為談戀愛不需要常在一起,分開一點距離,給彼此許多空間,是很OK的。這當然是看人啊!每對情侶有每對情侶相處的方式,對我而言,情侶不一定要隨時看得到,不一定都得黏在身旁,至少要能感受得到見到對方的渴望。這和安全感無關,每個人理想的距離不同,找到和自己相合的,才是最重要的。

隨著網路時代的開展,網路也是認識朋友的管道。對著不認識的,在另一端和自己聊天的人,一開始信任和猜忌其實是對半的。會懷疑和自己聊天的對象,到底在想什麼,到底長得是什麼樣子,平常過著怎樣的生活。是一種會擔心對方的居心,但又可以稍吐心事的對象,反正在現實生活中,也沒有交集,在工作上受到的委曲,可以對著一個陌生人,放心的講出來,卻也覺得,自己怎麼能夠如此的,對一個陌生人講那麼多事。

網路算是遠距離嗎?應該是。電子1秒鐘就可以移動30萬公里,這樣還不遠嗎?而且網路生活圈不著邊際,可近可遠,那個空間大到難以想像。

好人傳的初心,不是為了追究別人的責任,不是想沉溺於過往時空的流沙,不需要標新立異,不是要在同溫層裡找人取暖。是想藉著午夜夢迴裡,以自己深切傷人及被傷的歷史,對過往感情深層的反省,並真切的慚悔,向內在改造自己,確實的move on。身上的傷早已瘉合,仍留下些許疤痕,不只我有傷,相信別人身上也有我給的傷。拿出來的例子都確有其事,每段感情必定有苦有樂,不過我得把快樂的事輕描淡寫,苦中才能產生智慧。


就曾經這樣認識了一個,在社群網站和IM上聯繫的人。從一開始無意識的亂聊,漸漸彼此都會不約而同的在網站出現,上班也聊,下班偶爾聊。對方的工作時間比較不同,工作時間零碎但工作內容很雜,我加班的時間,也算是他的上班時間,加班的煩悶,能有個人在網路的另一端,陪自己瞎扯,對當時的自己,算是一種陪伴。其實我的網聊技巧很差,常句點對方,也不知道怎麼開話題,聊一聊就冷場了。但對方就總不多話,但就能讓我講一堆,你來我往,互動變得很自然。

在自己的認知裡,沒有實際接觸的人,都不能算是朋友。網路聊久了,就開始很想知道對方在做什麼的,長什麼樣子,還有,是不是女生XDDD。這也重要啊!就會一直從談話裡找線索,確定對方是女的機會大XDDD後來知道,哦!原來和我來自同一個地方,也在同一個生活圈裡工作生活,但即將回到故鄉。

這時還沒有碰面。坦白說,我們沒有想過要碰面,也覺得沒有必要碰面,就單純的像個遙遠,不知道在天涯何處的電台,有時間就打個招呼,確認對方還活著(!)就好。有個能天南地北,除了性和色以外,可以暢所欲言的人,多麼美好!

本來也打算就這樣下去,But,就是這個But,通常就是帶來人生的轉折。有好有壞。

那時我的感情出了問題,眼看這個感情世界即將崩毀,面對巨大的難過和傷痛,心思動到了那個,在網路世界裡互相知道彼此存在,但從來不曾想過出來見面的"人"。不過我對他沒有任何喜歡的成份,一個連朋友都不是的人,如果我會動心,那我喜歡的是對方的什麼?而且我們似乎很有默契的,在網路交談中,避開許多可資辦識的關鍵訊息,只是很好奇,一個和我聊了幾年的人,到底他的真實身份為何?他到底是誰?不見面只是彼此的默契,但誰都沒有對這點表示懷疑過。

於是我提出了見面的要求。

剛回到故鄉,什麼都還沒準備好的他,答應了。很奇怪,就像老友見面般的自然,只是見面了,意外多了分真實的感覺。我回到工作的城市,我們的互動更密集了些。

感情來得快,去得也快。在一起了,卻也分開了,在一個小小的,電話裡的不愉快後,他要求幾天的冷靜期,之後,就沒有之後了。

後來呢?他從此消失在我的現實生活中。網路上偶爾可以看到他PO的文字,有時會覺得,好像在說我?後來我也把所有網路上與他的連結切斷,橋歸橋路歸路,就是最好的結局。

雖然我們在網路世界裡,斷斷續續的聊了好幾年,見面了以後,才發現我們之間,存在著不小的差距。雖然感情可以解決大部份的問題,但要一個才認識不久,又不在彼此生活圈內的人,哪來堅定的感情,可以為了對方努力去化解?一個不能在身邊,隨時想看就看得到的對象,安全感是很薄弱的,更何況對方離家工作一段時間,剛回到家裡,有許多問題必須重新適應和面對,還有什麼心情談感情?對一個沒有談過遠距離戀愛的女生來說,一個在遠方的心上人,和網路上聊天的那個人,有什麼差別?我們不夠了解對方,只靠著先前網路上,斷續的隻字片語,和見面後的相互吸引,對方給我的感情,不足以克服這段感情間碰到的任何阻礙,感情燒得熾熱,但沒有相互交換更深層的心理,沒有成長,沒有智慧,感情迅速的畫下句點。

遠距離的感情,要積極的讓兩人距離拉近;網路認識的彼此,要回到現實生活中好好相處,面對共同的問題,如果我沒有那樣的福份,遇到和我想法接近的人,遠距離和網路的感情生活,是再也不碰了。好人傳,今天講到這裡。

聽歌吧!游式情歌,讚啦!

游鴻明"一往情深"

明知不該為情感傷 一切已成過往 你已不在我的心上
但卻又忍不住想 想你是否記得我的肩膀 想你現在依偎在誰的身旁

如果能夠倒轉時光 重新再愛一場 是不是結局還是會一樣
我知道試著遺忘 可以讓人變的比較堅強 但是愛過的人不是你能說忘就忘

一往情深 可惜有緣無份 愛一個人 註定要為情所困
今世今生 你是我最愛的人 又何必問 自己的心還疼不疼

一往情深 可惜有緣無份 愛一個人 註定要為情所困
緣盡情真 徒留滿懷空餘恨 俗世紅塵 有誰能不留下傷痕




張貼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差點忘了,我是火腿族

或許絕大多數的朋友並不知道,我是個「火腿族」(Ham,或Amateur radio業餘無線電)。嗯,其實,連我自己也差一點忘了。

國中時我第一次接觸到無線電話務通訊,是國中時的死黨,把機子帶到學校玩。那時,對一個長得不太像收音機,但是可以調頻道,又可以和同頻道的人「講話」的玩意兒,真的很好奇。我常聽ICRT(歹勢,是真的,但不是要學英文,只是以為聽ICRT很秋,可以把馬子而已),但是ICRT並不能讓我插話啊?後來我也去買了一台,不便宜,要7千多塊,還是託我那同學,透過他所謂的神秘管道,輾轉取得的(過幾年我才知道,在還沒解嚴前,買賣無線電器材是多可怕的事)。有空時,我就和我那個死黨,利用無線電呼叫,聊天,講八卦。

唸高中時,班上正好也有個人玩無線電。我這同學玩無線電玩了也一段時間,認識許多同好,也真正接觸所謂的「香腸族」的勢力。原來整個無線電的頻譜,被好幾群人,依照發話地點及組織屬性,劃分成好幾個區域。以我唸高中的地方來說,南投,草屯,中興新村等行政區,就有專屬的頻道,只要是住在上述地區,或是由外地前來的「友台」,把頻道調到某頻,就可以彼此哈拉打屁。還有一弍民間組織,如「救難協會」,「XX車隊」等,也會佔用一個專屬頻道,供同好友台們上線哈拉。

當時玩法是這樣的。整個通訊是由一個「基地台」當主控台,負責頻道的發言秩序。如果有友台想發言的,就先呼叫「間隔」。「基地台」收到友台的呼叫後,如果同一時間線上沒有別的友台呼叫,就可以把頻帶給剛剛呼叫「間隔」的友台,友台再呼叫其它也在同一頻道上的其它友台,進行半雙工通訊。如果在兩個台通訊的中間,其它的友台也可以向基地台呼叫間隔,基地台這時就負起管控頻帶通訊的工作,排好可發言的順序,等到前一個友台通訊結束,再呼叫下一個友台上線。其實這樣的流程有點像現在的callin,主持人就是「基地台」,節目專線就是頻道,主持人要管控每個打進來的觀/聽眾發言的順序和時間。雖然那時我只是高中生,沒有錢買什麼好的傢俬,但是因為我的位置好,所以常常能扮演基地台。「野豬」的名號可是很響的啊!

後來有機會認識「有牌」的「火腿族」,才知道世界是如此的大。原來業餘無線電的歷史已經非常久了,早在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時,世界各國開始訂定無線電使用的規範,也成立相關的協會,組織,進行技術交流合作事宜。中國也在差不多同一時間,成立了中國最早的業餘無線電台。只是一會抗戰,一會內戰…

我不吃香菇

別阻止我,這次我一定要說。大聲說。我不吃香菇。有東西不吃,不外乎三不--「不能吃」、「不敢吃」和「不喜歡吃」。我對香菇,還有一種莫名的,長久以來累積的負面印象。菇類的產品很多,什麼鮑魚菇,杏鮑菇,金針菇,草姑……等等。我宣示一下,除了「香菇」,不管是台式的,日式的,有花沒花,叫香菇的,最好離我遠一點。我從小就不吃香菇。原因很簡單,我不喜歡那個味道。曾經問過許多愛吃香菇的人,香菇到底有什麼好吃的?得到的答案,竟然也是因為「味道」。也有人說,香菇吃起來很像肉,那……為什麼不直接吃肉呢?修道吃素,不能吃葷,所以就吃香菇。啊?修行發願吃素,想吃肉就拿香菇來模擬肉哦!這我就很難理解了,也讓我對香菇更加的討厭。後來才知道,素食料理有很大一部份都有放香菇。素食宴我會去啦!只是我都吃白飯。叫我夾素菜,我會結屎面,然後翻桌。家裡對吃還滿講究的,號稱天下極品美味的香菇,當然是少不了的。我們家人都超愛吃香菇的。從小我就被教育,一定要吃香菇。大家小時一定都有這樣的經驗,爸媽為了不讓小孩子偏食,規定所有的菜都要吃,不能有某幾樣不吃。可是就是會有幾樣,是小孩子怕的,此時就可以看到爸媽連哄帶騙的,要小孩子聽話,把東西吃下去。小孩子不聽,就開始大哭大叫。爸媽也耐不住性子了,用打的用罵的,就是要小孩子把東西吃下肚。為了不偏食,每每在用餐時刻,上演同樣的戲碼。不然就是看硬的不行,就用軟的,把東西混合在其它的菜色中,看看能不能矇混過關。其它的東西或許有用,可香菇就沒用。切丁切絲,和菜和湯,都逃不出我的法「鼻」。香菇這玩意兒有個特性,就是切越細,味道越有。後來我已經可以用看的就看出來,這碗菜裡有沒有香菇。木耳和香菇也不會搞混。就算我已經有這種「修為」了,爸媽還是不放棄,繼續努力,就是要讓我「品嘗」一下香菇的美味。記得是國小三、四年級,有一天到父親的一個朋友家作客,並接受午宴。桌上有一鍋大湯,我用聞的就知道,此乃赫赫有名,香菇界的名菜-香菇人蔘雞湯是也。不例外,一樣好說歹說,就是要把香菇吃下肚。我緊閉嘴巴,拚命抗拒,任憑威脅利誘,絲毫不為所動,男子漢大丈夫,不吃就是不吃,連父親朋友的家人也來勸說,香菇都嘟到嘴巴邊上了,我還是不吃。後來實在是沒辦法,小時候性子烈脾氣壞,就自己到那鍋湯裡,夾了一朵香菇,咬都沒咬,整朵好好的給它吞下去。這下我吃了吧?可大家都看傻眼了。還好後來沒事,不然就會有一條新聞,説一個小孩…

救急不救窮

自從山人我開始在社會走跳,一路以來,自覺深受國家社會栽培,便時時提醒自己,要施仁義於天下,並以身宣揚愛與和平的信念(大家幹嘛都吐了)。社會上需要幫助的人很多,要發揮互助精神,把人和人之間的信任找回來(按:本文在草稿階段時,發生了兩件無差別殺人的社會案件,令人遺撼)山人我一直秉持一個前提,就是「救急不救窮」。

很簡單。每個人都會急,但不見得窮。急是一種狀態,窮就不見得了。吉凶悔吝,風水輪流,每個人不可能每天過年,總會有一時間不方便的時候。拉一把,狀況很快就過去了,所以急的狀況容易解。窮就不一定了,成因很多,當然,得看窮的定義是什麼。但比起救急,救窮要複雜得多,不是一天兩天的資助,就可以好轉,多半要靠自己,找到脫貧的方法,旁人再適時的拉一把,一定可以回到自給自足的狀態。

在職場上也一樣,救急不救窮的原則同樣適用。現代社會,分工越細,統整合作的需求越高,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專長,也代表協同作業的能力非常重要。但在各個專業領域,除了自己的專長,還是有一些,屬於一般性質的技能,是需要磨練的。不是只專注於某個部份,就不需要和別人溝通合作,或只做自己會做的,想做的,其它不好做,不會的,都不做,想說有別人收拾就好。

先來定義所謂在職場環境的「急」和「窮」的狀況。「急」和「窮」都不是代表負面的意思,只是描述一種專業職能的豐富度和經驗,而且這是相對的,沒有絕對的好壞。如山人我一直以來的理念,好壞不是絕對值,好壞是比較出來的。

最近朋友正好聊到一件事,正好拿來當例子。

朋友的公司,最近正在準備一個競圖案,朋友任職的單位也參與了競圖,不過是另一個同事。朋友說前幾天專案主管找上他們單位的主管(以下簡稱F),說有個關於日照分析的議題,希望在這個競圖案上補充,雖然原本專案會議時,原本大頭們都覺得,在這個方案中,日照角度其實和這個案子的關連性不大,專業分析也支持這點,但因為考量對手團隊有可能會丟這個議題,到時人家有我們沒有就糗了,所以怎樣也要生一個出來,表示我們有考慮到。

光聽到這裡,就覺得瞎爆了。就因為對手有可能提,自家也要來一下。對方提了是有所本,我方是為提了提,為賦新詞強說愁,高下立判了不是?容易被對手比下去。如果經專業判斷不需要,應該要想辦法拿別的賣點,不然就好好的酸對方一下,表示對方有可能over design,走錯路了,反觀自己立論正確無誤,自己才會得分啊!哪有自己畫靶給人射的?

接著…